*黑白空間的迴廊

關於部落格
不需要太多顏色,黑跟白可以構成其它的調劑。
這裡將重新恢復成又宅又腐的世界,請不適者點右上角叉叉離開吧!!
  • 140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親愛的綱吉。<骸綱>

「十代首領!」灰白髮少年-獄寺隼人,立志成為十代首領的左右手,對阿綱十分尊敬。 「獄寺!」他總是給予對方一個不保留的笑容,「怎麼了嗎?」 「真的很對不起,十代首領!今天沒有辦法陪伴您一同回家。」獄寺的表情顯得很自責。 阿綱笑一笑,「沒關係,這沒什麼的!」 對於他的家族成員,不,對阿綱來說,這些朋友只要聚在一塊就會發生暴動,起因實在少不了獄寺。但阿綱真的很喜歡他這些朋友,是以朋友來立足,而不是家族成員。 叮咚~放學的鐘聲敲響,今天難得的,里包恩一整天都沒出現,有多久沒有感受過一個人的感覺?在里包恩出現前,自己孤獨一人,人人口中的蠢阿綱。後來的人生,才漸漸有了起色,雖然現在常會發生很多很可怕的事,日子也過得很胡來,但如果要他選一個,他願意維持現狀,永遠永遠。 阿綱才剛踏出校門,一股寒意湧上,毛骨悚然,在腦海中浮現出那個人的臉孔。 六道骸…他在附近。 如同小動物被野獸盯上的那般恐懼,緩緩轉動頭驢,觀看四方。 「親愛的綱吉~」溫柔又帶點邪魅的嗓音在耳邊發出,對方的氣息毫不保留的全噴在阿綱的脖子上。 「六道骸!!你怎麼…」阿綱倒抽了一口氣,往旁邊一閃,嚇得全身發抖。 骸看著他那激動的反應,玩味的一笑,勾起他的下巴,低喃道,「綱吉,你怎麼這麼過份?人家我可是如此親密的喚你,可你卻連名帶姓的叫出我的名字來,我好傷心喔!」 「?我…對不起…可我…」阿綱真的是嚇到連話都說不好,就連骸將他摟至懷中也完全沒注意到。 「吶…綱吉你真的是超可愛的!」語畢,骸碰上懷中人的唇瓣,賞他一個深吻,離開前還偷舔了一口阿綱的唇緣。 阿綱尚未回神,一記拐子從兩人之間劈下,迫使他們分開。「六道骸!!!」 「雲雀學長?」天啊!今天是走什麼狗屎運?遇到骸就算了,現在再加個雲雀學長會鬧成什麼地步? 六道骸對雲雀來說是一個一定要打倒的對手,但自從上次為了引出彭哥列十代首領的事件後,每當雲雀想咬殺他時,骸總是像玩弄他一樣,玩完就溜掉了。讓雲雀越來越火大,看到他就一定要徹底咬殺! 「呀~是恭彌啊…」骸又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迅速繞到阿綱身旁,一把將他摟住,雲雀立刻追上,準備再給他一記拐子時… 一隻手頂起雲雀的下巴,輕輕的在他頰上一吮,愉稅笑道,「恭彌,我今天是來找綱吉的,下次我一定會好好陪你的!」放手跳離,很快的速度消失在雲雀眼前。 故意叫得如此曖昧,雲雀心中又燃起更強的烈火,但還是收起拐子,轉身走回並中校園。 *** 「我說…你這是什麼意思?」阿綱死瞪著在他身上胡亂摸的雙手,憤憤大吼。 「啊~?你在吃醋嗎?雖然我很喜歡恭彌,但我也很愛你耶!」骸裝著一臉無辜的表情。 “X的,誰管你喜不喜歡雲雀學長啊?” 「我是說,你現在在幹麻?不要壓在我身上!」阿綱想推開身上的重物,但對方死賴著不走,還一下子將他身上的衣物扒的一件也不剩。 「唔…」阿綱露出小動物的哀求目光,之前和風太學到的,似乎很管用!至少自己被這招騙過不少次。顯然,對骸十分有效。 !?對…十分有效!但並非讓骸停手,而是讓他更加興奮,更想把他吃進肚子裡,一點也不剩。 「骸…不行啊…」阿綱不知道自己被趁亂帶到哪了,也沒有指望有任何人現在會突然出現救他,但就是不想這麼容易就服了那顆熱帶水果~~~ 「綱吉,太晚了。」露出邪邪一笑,瞬間,阿綱打了個冷顫。 「…?」 骸低下頭,接著沉入了一連串的歡愉中。 *** 叮咚~ 「呀…?是骸啊?阿綱怎麼了嗎?」澤田奈奈聽見門鈴一響,一開門,便見到骸橫抱著阿綱,後者像是累壞了般挨著前者,疲倦的眼簾微微掀闔,用眼神想透露什麼,但卻全被骸爽朗的笑聲給蓋過。 「綱吉今天不舒服,我帶他回來了。」 喀鏘,手槍上膛的聲音傳入阿綱耳中,但他已經累到沒有心思去躲開家庭教師的子彈。 「里包恩…」 「蠢阿綱,看在你是受害者的份上,今天就饒了你!」收起槍支,轉身步入廚房。 「綱吉就交給我照顧就好了,伯母可以去忙了!」骸很燦爛的一笑,內心不曉得在打什麼鬼主意。 「這樣啊…我也正好有事要急著出門,那就麻煩你了喔,骸!留下來過夜吧!」 「?」阿綱驚醒,不敢相信的看著他的母親,這不就同等於把自己的兒子推入地獄去?害你兒子累壞的就是那個惡魔啊!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沒想到還多得到可以留下來過夜的許可,真是一石二鳥啊!得逞的鳳梨踩著輕快的步伐,抱著阿綱上樓去了。 據說,澤田綱吉整晚都沒闔上眼過………… 小記:呀~第二發骸綱文啊~真的是被這兩隻搞得心癢癢的呢~>///<    預定下一篇是骸雲文喔!請大家多多捧場!    再來我會努力朝雲綱前進!因為我最愛骸雲綱的三角戀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