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空間的迴廊

關於部落格
不需要太多顏色,黑跟白可以構成其它的調劑。
這裡將重新恢復成又宅又腐的世界,請不適者點右上角叉叉離開吧!!
  • 140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世界式力 <10>

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臂將她攬入懷中,就好像有人要攻擊她一樣。 「怎麼了?軒藍?說句話啊!」完全忘了兩人是呈現何種姿勢,緊緊抓住軒藍的衣服不放。 「敵人在我們附近。」 感受嬌小的身子在自己懷中抖動了一下,但絕對不是尿急,因為抓著衣擺的手更用力了。 「那…那怎麼辦?」 「總之我們先離開人群,避免戰鬥時給無辜的人帶來危險。」 軒藍的語氣更顯陰沉,拉著佑維走出店門口,便快速衝向人少的地方。 「現在呢?他有追上來嗎?」 「有。對方只有一個人,如果他不是B級以上的式力使用者我就能夠獨自對付。」 「B級?那是什麼意思?」 「現在沒時間回答妳!」 雖然要一個女子追上男子的腳步實在不太可能,但到底佑維也是個習武之人,兩人以跑百米的速度全力衝刺,穿梭在人來人往的商店街上。 「這附近有什麼人少的地方嗎?」軒藍問。 「這附近…我想想,有!跟我來!」 正當佑維跑向另一邊時,看不見的強風挾帶著利刃劃過,從後方確確實實的擊中。 「哇啊~~」佑維向前撲倒,只有撞到胸膛和膝蓋的疼痛,沒有被利刃劃過的痛楚。 空氣中傳來一陣猖狂的笑聲,佑維四處尋望,沒有任何人影,好像隱形似的…只有聲音… 「唷~好一個英雄救美的劇情。」一道尖銳的語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含著冷諷的笑聲在耳邊迴繞。 「?軒藍?」 佑維趕緊爬起身,轉頭一看,趴在佑維身上的人背後正滴著血,眉頭深鎖。 就在剛剛那千鈞一髮之際,軒藍上前抵擋攻擊,他的背後現出一道血痕,鮮血染過外套內的白襯杉,看起來格外嚇人。 「軒藍?你沒事吧?」翻過他的身子,撕破袖子抵在傷口上,以幫助止血。 「沒事,這只是小傷…」 額上細密的汗水和臉上的血漬混雜在一起,急促的喘息讓他有點說不出話來。 「我馬上帶你去醫院,我揹你…」語畢,緩緩撐起軒藍,但顯得有些吃力,雙腳因重心不穩而一起往後倒下。 「對不起…嗚…有撞到嗎?」仔細檢視一番他的身體。 周圍的風再度吹起,但不同的是可以感得出風很強,帶著憤怒的氣息。 「別無視我的存在!」怒吼,音量大到會震破耳膜。 「吵死了!你是什麼東西啊?沒聽過救人如救火啊?現在可是分秒必掙耶!沒時間跟你耗啦!快給我滾!」 佑維提起勁隨便向著某一處大吼回去,前額和手背上的青筋已清楚浮現,眼神如果可以殺死人,那位隱藏在空氣中的傢伙大概已經死無全屍了。 倒地的軒藍也很意外她會這樣怒吼,而隱形人也沒回話,看來也被嚇到了吧? 「來,站起來,出點力氣吧!」再度撐起軒藍後,想往醫院的方向走去,但他卻穩穩的站在原地,沒有想移動的意思。 「現在不能去醫院,敵人找到我們了,他在看著我們…」喘息似乎恢復平穩了,但身體還是在搖晃。 「可是…你的身體…」 「死不了啦…」 「什麼死不了?不要亂說話!」 「喂!你是亞派來的嗎?」軒藍不聽佑維的話,向著天空大叫。 「哼…終於該知道自己的敵人了嗎?」一樣只有聲音。 「廢話少說!」 敵人頓了一下,馬上開口。「沒錯!我是Y組織的一等星戰鬥員,我要來帶走弗納休特!」 “果然是來衝著我來的…” 「喂,妳聽好。等會我一給妳暗號,就趕快回家找水瑤!我會在此拖住他的!」小聲細語道。 「那怎麼行?我是絕對不會丟下別人自己逃跑的!」她訝異叫道。 「不…妳是特別的存在,我們就是為了保護妳才來的!」軒藍不禁大聲起來。 「不可能,我不會答應的!好歹我也是習武之人,這種貪生怕死的事我絕對不會做的!」 「不行~妳一定要逃跑!」 兩人完全忘記有敵人這號人物存在,自顧自的向對方大吼起來。 「我不要!!」 「快跑妳這個笨蛋!」 「不要叫我笨蛋!」聽到軒藍說出笨蛋兩個字後,狠狠從他的腦門敲下去,憤憤大吼。 「痛…我是傷患耶!」 「傷患的話哪那麼多啊?你給我乖乖閉嘴,既然是傷患就好好當個傷患,這裡讓我來處理吧!給我躺下!」 看來佑維神經已經斷裂了,整個陷入瘋狂狀態。 「………」軒藍沒有反駁…因為他整個楞住了。 跨出第一步時,停了下來… 「我不會逃,更不會丟下我的同伴。」 「該死的…不要無視敵人的存在!!!」狂風中好似藏了數不清的刀片,吹過的地方都被迅速切開了。 「啊…」佑維擋在軒藍前面,幫他擋下攻擊,衣服和皮膚都有被劃開,鮮紅的血液飛濺出來,刺痛感傳遍全身。 隱形男氣憤的爆吼,不曉得在罵些什麼,語無倫次,因為在他眼中,剛剛好像在兩人對望之間擦出名為愛的火花(?) 「唔…王八蛋。」佑維暗暗罵了幾句髒話後,扶起軒藍,用身體支撐他。 佑維盤算出,如果現在直接跟他打起來,即使自己可能避開攻擊,但軒藍一定會被擊中,況且對手是看不到的,也不知道何時會從哪攻擊。 「看吧…我不是叫妳快走…大笨蛋。」 「不要叫我笨蛋!」再敲下去,清脆響亮的腦門扣殺。「說過了我不會自己逃走,要逃你逃吧!再怎麼看都是你傷的比較重!還有,你好好叫我一次名字是會死嗎?」 這個可惡的傢伙還有閒情諷刺我!?回去一定要把漫畫收起來不給他看!(?) 「不過就是叫妳的名字…」看著遠方。 「那你叫啊…」也跟著看向遠方。 存在於兩人之間莫名的默氣、個性、習性…似乎都很接近。 「向谷佑維,妳這個笨蛋給我聽好,我以性命發誓會保護妳!」 此種語氣代表的是發誓,到底裡面是否含有特別的意思呢? 「哼…現在怎麼看都應該是我保護你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