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空間的迴廊

關於部落格
不需要太多顏色,黑跟白可以構成其它的調劑。
這裡將重新恢復成又宅又腐的世界,請不適者點右上角叉叉離開吧!!
  • 140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採訪時間~宇智波佐助

「採訪時間」-雖然說名字好聽是「採訪時間」,但純粹是我和對方閒聊的對話文。裡面可能會因為對象的不同而有不同的態度、行為、思考方式、配對劇情…等。 那麼,接下來是我在一個離愁氣味濃厚的季節裡,我支身來到蛇窩(?),與我的好友宇智波佐助的聊天內容。 妮:「佐助,咱們很久沒有聊聊了吧?」(喝著好歹也是“主人”的佐助親手泡的茶) 佐:「嗯…..」(右手放在右腳上,身子側半邊,一付老大樣。) 妮:「我在各個佐鳴愛好者的文章最後常看到他們天天唸著“佐助什麼時候出來啊?”“他會變成怎樣啊?”最後你終於露臉了,那段時期,整個火影界掀起狂潮!沒想到你只不過是個男配角而已,竟然如此轟動? 「雖然我也是其中一人,但我的朋友們幾乎都被你的叛變給激怒了,老是在我面前炮轟你,但是他們的下場都是很難看的。然而,不可否認的是,你的人氣指數又再度飆高了呢,恭喜。」 佐:「哼,還是得靠我出來撐場面嘛。」 妮:「果然又是跩個二五八萬!先不管那個了,對於你第二部的造型,很多人都有疑問……“你的宇智波團扇是自個繡上去的嗎?”」 佐:「……」(受到刺激,沉默沒有答話) 妮:「是嗎?你不回答嗎?我和朋友當天晚上看到你那有如貴妃般的睡姿後,我們推論……」 <回想那天看到佐助後……> 妮:「嗚?佐助的團扇標誌是怎麼用上去啊?我想大蛇丸應該不會好心到還給他做有宇智波家徽的衣服吧?他自己繡的嗎?」 友A君:(想了一會兒)「可能喔!不然怎麼會有?一定是看到佐井(註:那時候大陸翻譯只知道他叫這個名字,後來台灣翻譯為“祭”)來了,想說他的鳴人老婆馬上也會來,所以就趕快繡上去。所以第二次佐井找到佐助時,他正在補眠!!因為他熬夜繡標誌,為了就是要讓他的親親老婆稱讚他!」 妮:「有道理!那他一定很辛苦!大蛇丸家很窮,只有蠟燭。真擔心他會近視。(苦惱)」 友A君:「對啊,他一定也有不小心刺到手…(想像)」 聽到這翻推理,佐助整個人放空了… 妮:「辛苦你了,佐助!鳴人雖然沒有說,但他一定有注意到!我相信!」 佐:「……你們都如此堅信了,我想我再多做解譯也沒用了吧?(汗)」 妮:「對了,你見到鳴人時很激動嘛~我知道,我看得出來!」(奸笑) 佐:「沒辦法,鳴人身邊有太多蒼蠅了,這下不看緊一點不行了。」 妮:「難為你了,在大蛇丸這訓練成腹黑攻,為的就是要增進夫妻之間的情誼,讓那些自認為可以接觸鳴人的蠢蛋們知道他是你宇智波佐助的人,結果反而讓那些傢伙有機可趁了。」 佐:「沒錯,之前有白目眼日向寧次、看色情小說的卡卡西、砂忍者那隻沒睡飽的紅髮變態,甚至是那個可恨的宇智波鼬都想染指“我的鳴人“,現在莫名其妙又多出個祭!分明又是衝著鳴人來的嘛!」 佐助越說越生氣,血輪眼瞬間開眼,捏碎手上那個貼著姓名貼紙「宇智波佐助」的杯子,裡頭的茶水四濺,噴得到處都是。 妮:「嗯,不過那要怪你,誰叫你跑來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一個珍貴而不可得的稀世珍寶丟在路邊誰不要? 「當年你把鳴人打倒在地,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把他操的累慘了,害他昏睡了一會,好傢在那個頂著豬籠草外衣的絕(曉其中一個成員)對鳴人沒意思,要是小鳴人有個三長兩短,你大概就從此消失在我的文中了。 「還有!請你別這麼激動!!你好歹也要替維持這整個蛇窩家計的兜想想好嗎?大蛇丸都這麼窮了,你還這樣隨隨便便就破壞東西!杯子和水也要錢的耶!」 妮可邊說還邊幫佐助擦拭飛濺四處的水,而佐助則向前撿拾掉落的碎片。 佐:「對不起,我下次會多注意的。」 妮:「不過,你在這真的學到不少好招式吧?例如那招“千鳥流”,分明就是練來要和鳴人增進感情的對吧?最後鳴人趴在地上時,領口都開了呢!沒想到你這麼厲害啊,佐助?」 佐:「呵,感覺很敏銳。不過那時候我是很生氣他和祭那傢伙那麼接近,所以小處罰了他一下。」(往後一坐,整個靠躺在椅子上。) 妮:「唷~下一招更不得了!你直接進去鳴人內心,我真的很懷疑這怎麼做到的?」 佐:「小意思,小意思。」(露出淡淡的一抹微笑) 妮:「你進去伸出手擋住九尾那段,我整個人都萌起來了!太經典了!進我都被你煞到了呢!」(臉紅興奮的拍桌) 佐:「萌起來了就趕快加緊寫佐鳴文啊!」(趁機) 妮:「有啊,那之後我就寫了一篇佐鳴文<我的愛>貼在網誌上啊!」 佐:「嗯,那個我有去看。」 妮:「喔?你怎麼看的?大蛇丸家很窮應該沒有電腦可以上網吧?」(疑惑) 佐:「半夜偷偷溜出去網咖上網。如果一直待在這裡,會跟世界脫節的。」(小聲) 妮:「唷~沒想到你自己還知道待在這裡的後果…處在這種半地穴室的屋子長達二年之久,人沒有長蜘蛛網或者發霉就奇怪了。」(再喝一口茶) 佐:「所以我的皮膚原本很白了現在更死白了。」 妮:「看來你一步步進化成蛇呢,恭喜啊!以後和鳴人出門就直接掛在他身上吧!多方便啊!咦?說不定你會脫皮喔!」 妮可大笑,而佐助只是偷偷的笑…… 妮:「真難得我們可以談得這麼和平。以前我們都是聊到最後就要打起來了呢。」(邊笑邊說) 佐:「是啊…不過,今天我們聊的就不必跟別人多說了,我不想讓木葉再多知道我的事。」 妮:「…誰理你?我要去告訴鳴人!!(吐舌頭)」 佐:「!!!」(笑) 妮:「好啦,我該離開了。大蛇丸去賣藝回來了。再不走可能會被兜抓去當實驗品了。 妮:「對了,你哥哥鼬好像有接觸到鳴人…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嘛……(奸笑)」 佐:「什麼?等等!那個可惡的傢伙有對我的鳴人做什麼嗎?」(想上前攔住她,但來不及了) (妮可跳上窗子,翻身一躍,整個人往下墜) 妮:「掰啦~」 佐:「站住!!!!!!!」 從妮可後方傳來怒吼聲,但她並沒有停下腳步,繼續帶著她的雙眼雙手雙腳看世界。 傳說行走江湖的女子,帶著她的筆記型電腦遊走,下一個她將要採訪的人是誰呢?說不定就是你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