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空間的迴廊

關於部落格
不需要太多顏色,黑跟白可以構成其它的調劑。
這裡將重新恢復成又宅又腐的世界,請不適者點右上角叉叉離開吧!!
  • 140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愛<佐鳴文,不喜勿入>

「早安,小櫻。」習慣性的跑到集合點先和自己的愛人打招呼。 …一片寂靜,沒有半點回應聲。 「哇哇哇~你已經來了啊?小櫻呢?」厭惡的瞪了他一眼。 「…我怎麼知道?一大早就吵死了。」靠在橋邊的黑髮男子手插口袋,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你說什麼?」該死的宇智波佐助,本大少爺如此爽朗的聲音竟敢嫌我吵? 「我說你吵死了,超級大白痴。」 「可惡!!欠揍啊?」鳴人氣得臉紅脖子粗,準備衝上前和他打一架。 「好了好了,你們倆個怎麼一大早就這麼有活力?」碰~灰髮上忍擋在他們中間,兩手推開他們。 「卡卡西老師!?你今天怎麼這麼早?」怒氣沒有比卡卡西沒遲到還要令人注意,馬上忘記剛才的事。 「說這什麼話,有的時候我還是會比較早到。 「嗯~都到了嘛!那我們出發吧!」卡卡西轉身拿出不良讀物,開始閱讀。 「等等…小櫻還沒來呢!」鳴人死命的抓住卡卡西的衣服,不讓他繼續往前走。 「小櫻?她昨天就到任務的目的地去了,今天是我先回來帶你們過去。」撥掉拉扯自己衣服的手,繼續往前走。 「??」 「快走吧,超級大白痴!小心跟好,可別迷路了。」故意繞過鳴人的身旁,嘲諷的說道。 「?可惡的臭佐助!!告訴過你別叫我超級大白痴了!」怒。 不常上揚的嘴角這時緩緩上翹,邪魅的笑著。 卡卡西用餘光往後瞄,似乎發現了有趣的事情。 “再怎麼說,我都是個大人了,這種事情我絕對比你們清楚,那個微笑絕對是…” 灰髮上忍也淡淡一笑,只有小鳴人正氣呼呼的大吼大叫呢! 經過一段時間的趕路,鳴人他們來到目的地。 「!!這是什麼啊?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有這種地方?」 眼前是一大片花海,後方聳立了一間洋房,旁邊還有一座小池塘,看得到很多人在那忙進忙出。這種只有在電影中才會出現的地方如果出現在你眼前,心情大概是雀躍不已吧? 「卡卡西老師?我們為什麼會來這邊?」鳴人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張得大大的,不時還揉著自己的眼睛看看這是不是夢境。 「這是我們這次任務的地方,你們是最晚到的喔!」卡卡西燦笑,燦爛到讓人一看就知道有陰謀。 「?最晚到?這次的任務是什麼?」鳴人猛發問,面對這一大片美景讓他的聲音也都聽的出興奮不已。 「先進去吧,你們大概就知道要幹麻了。」 推門而入,大伙兒屏氣凝神的看著在螺旋樓梯上哭泣的女子。女子身上穿的是米色洋裝,捲捲的黑色秀髮在光線的照耀下顯得格外亮麗,但吸引人的是她那傷心和痛苦的神情,緊緊的握住了每個人的心,任何一個表情都震撼到大家的心。 「卡!」坐在一旁的男子突然大喊出這一聲,讓所有人的魂魄都飛回自己體內。 「!!做什麼啦?突然大叫一聲,害我嚇了一大跳!」鳴人皺皺眉,抱怨著出聲的人。 「很好!這一幕連我都差點忘了這是在演戲。」出聲的男子拍手,所有停下動作的人這時又開始動了起來,有的補妝,有的喝水。 「喬瑟先生,我們來了。」卡卡西走到說話的男子旁,收起手上的不良書刊。 「喔!卡卡西先生,他們帶到了嗎?」名為喬瑟的男人馬上站起身,和卡卡西說話。 「帶到了,佐助、鳴人!」招手。 「這是在拍電影嗎?」鳴人問。 「大概可以這麼說吧。」喬瑟笑道,仔細打量他們。 佐助被他的視線看得很不自在,轉過身不想讓他看,而鳴人則是傻呼呼的讓他盯著看。 「……」佐助不耐煩的將鳴人也轉過來,怒氣隨之上升。 「?喔?」 「幹麼啦?臭佐助,你這樣很沒禮貌耶!」鳴人打掉他的手,轉過來道歉。 「對不起啦,這個小子很愛鬧彆扭。」鞠躬道歉。 「沒關係,宇智波佐助是個怎麼樣子的人,在木葉很有名的。」喬瑟和卡卡西相視而笑,這點讓佐助更火大。 「那我呢?那我呢?」鳴人不甘心的問,為什麼每次都先注意到佐助啊?? 「鳴人!剛剛說佐助沒禮貌你這樣不也沒禮貌!」熟悉的聲音從右邊傳來,轉頭一看,一拳狠狠往他頭頂揍去。 「痛…下手別這麼重嘛小櫻…」摸摸自己的腦門,抬頭一看。 一身白婚紗,櫻花色的柔髮自然垂落,上了點妝,整個人看起成熟多了。 「小櫻!!妳好漂亮喔!」鳴人臉紅叫道。 「真的嗎?呵呵,真是感謝喬瑟先生我才有機會穿這些衣服。」小櫻微笑,鳴人看得入迷了。 佐助怒氣再次飆高,強到所有人都感覺得到了。 「喂!你在不高興什麼啊?有話就說啊!」鳴人將臉靠近他,看著佐助莫名其妙的生氣,自己也覺得很不爽。 「呃…鳴人,你穿的時候一定更驚人!」小櫻趕緊岔開話題,深怕原先那個話題再繼續下去,恐怕有人要殺人了。 「?我?」指著自己。 「對!這就是這次的任務,請你們當喬瑟先生的模特兒,協助他完成這個小短篇集故事。」卡卡西說明。 「啊?又是D級的任務啊?」鳴人洩了氣一般的無力一坐。 「雖說是D級任務,但價錢可是S級的喔!」 「喬瑟先生在電影界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呢!」小櫻興奮介紹。 「!!…好吧…那我就接下了…」現實派人物。 「哈哈哈,鳴人接受了。那你呢,佐助?」喬瑟朝佐助一笑。 「嗯…」雖然不太想,但這畢竟是任務,而且那個喬瑟好像對鳴人有意思…就答應他吧!看他玩什麼把戲! 「那真是太好了!既然兩位已經答應了,我就來簡單講解一下。 「你們這一組的小短篇故事是從今天下午開始拍,請兩位可能要快一點進入狀況。」喬瑟先生越說越興奮,可以見得他是很熱愛電影。 「我們要拍什麼故事?」佐助終於主動開口問人了!!(放炮) 「呵呵呵…噹噹!」喬瑟先生拿出一張圖,上面有風度翩翩的騎士和飄飄欲仙的公主。 「喔~~我要穿這個這麼帥的衣服嗎?」鳴人迅速拿過來看,想像自己穿上的樣子,整個人都快樂了起來。 「………」沒有人回話,鴉雀無聲。 「…怎麼了?大家幹麻都不說話了?」感覺得到不好的氣氛,“如果再不逃可能就會有危險!“這是鳴人腦中一直告訴自己的事情。 「那個…鳴人,我們希望你扮演得是這個…」喬瑟先生食指緩緩移動,一直移往鳴人最不想看到的地方。 「哇哇哇~我才不要,我才不要,我是男的耶!怎麼可以叫如此有男子氣慨的我演公主呢?」鳴人看著指在公主圖樣上的手指,瘋狂的大叫。 「呃…該怎麼說呢?我個人覺得你很適合演公主,即使是女孩子,裝扮起來也無法達到我想要的效果,但很奇特的,我在你身上看到那個效果。」這就是所謂的導演最大嗎!? 「鳴人!優渥的薪水耶!」小櫻在一旁搧動鳴人。「而且只是拍一些畫面而已,說幾句台詞而已…」 「好啦…知道了啦!」鳴人噘噘嘴,翹得可以吊好幾斤豬肉吧! 「真的嗎?太好了!真得很感謝你們!」喬瑟先生笑得很愉悅。 「接著,佐助的角色…就是這個騎士了!」語畢,鳴人氣得抓狂。 「什麼?佐助為什麼能當騎士?他只能當我的僕人吧?」激動咆哮。 憑什麼那個臭屁的小子可以當騎士?而且他剛剛對喬瑟先生這麼無禮,還可以讓他當男主角?? 「我接受,喬瑟先生。」完全不用想就回答,看來在他聽見鳴人是公主後,就想要當這個角色。 「真的嗎?太好了,真是太好了,那麼我要稍微說明一下故事。這裡面有一個大難度的考驗要給各位,請加油了!」 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面臨大問題了!兩個人坐在休息室內,無語。 「佐助,你有什麼好點子嗎?」鳴人閃著淚光看著他。(完全是佐助的裡眼看來) 「……」即使是天才宇智波佐助也沒辦法果斷的處理,這件事倒底是… 回想起剛剛說過的話… 「這個故事呢,是在說一個和平的王國裡,有一位美麗的公主,國王想將她許配給對於開疆僻土很有貢獻的騎士,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美好。但是別的國家的王子看上了公主,想強行奪取,兩方就開打了! 「最後一幕,他國的王子利用卑鄙的手段抓了國王,但騎士仍舊不放棄,此時的狀況是…如果公主要和騎士在一起,他國王子就會殺了國王!如果公主放棄,那國王就可以得救,但也必須嫁給那位王子…」 「啊…?那結局呢??」鳴人緊張的問。 「結局嘛…我想讓兩位來思考,結局就由你們來定。」喬瑟先生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但又如此燦爛。 「什麼?我們怎麼會?不行啦…」大叫。 「呵呵呵,這就交給兩位了…請努力。我很期待唷!」 「吶…佐助!你有什麼好點子嗎?」鳴人抓抓頭。 「你這是在求助於我嗎?」佐助無聲無息的從背後摸上鳴人的身子。 「這哪是在求你?我們可是一起面臨了危機了!所以才問問你罷了!」自尊心強大的他無法承認自己是在求佐助。 「還有,你在幹麻?」死盯著正在身上遊走的“豬手”。 「沒啊…給你一些靈感嘛…你想想,我們等會要演的可是騎士與公主,而且又要演情侶,這種畫面應該少不了的…現在當然要來練習一下啊!」黑瞳內閃著情慾,唇角微微上揚,心情愉悅到了極點。 「是嗎?這樣啊…那好吧!但是結局才是我們最應該注意的不是嗎?」放任“豬手“在身上遊移,雖然有些不自在,但感覺挺興奮的!? 手搭上了鳴人的腰,細長手指帶有點挑逗意味的輕點皮膚,頭慢慢靠近他的肩上,呼出熱氣搔癢他。 「喂喂喂…不要啦,很癢耶!」開始扭動。 「不要什麼?」明明了解他在說什麼,卻裝作不知道。 微微吻舔耳緣,另一手手指摸上他的臉脥,從耳廓吻到臉龐,再滑落至頸子。 「啊…幹什麼啊佐助!」突然出力推開他的臉。 對方沒有回答什麼,雖然已經推開他的臉,但身子還是被固住,動彈不得。比方才更大的力氣把他翻過身,壓向牆壁。 「鳴人…你是真的沒發現還是假裝沒發現?」挑釁的口吻,額頭相抵,俊美的臉就在眼前放大。 「?什麼發現?發現什麼?先放開我啦,臭佐助!」鳴人緊張的奮力扭動,無法看著眼前的黑瞳。 「全木葉的人都知道我宇智波佐助喜歡你漩渦鳴人,就只有你這個當事人完全沒發現,真是個超級大白痴啊!」佐助的唇更加靠近,吐出的熱氣全噴在鳴人臉上。 「你叫誰超級大白痴啊?不是叫你不要…」頭先只注意到佐助罵自己“超級大白痴”,但卻沒發覺前面那句話。 「!!!!!」臉脥瞬間泛紅,想說什麼卻卡在喉嚨,說不出來。 「嗯?聽到了嗎?」語畢,唇瓣貼上,狠狠吸吮,吮到對方的唇紅腫無力。 「唔…嗯…」想抵抗卻發現全身都被壓住,動彈不得。 翹開鳴人的貝齒,靈巧的舌滑入他的口中,在內任意遊走,不時觸碰尚未覺醒的舌頭。 「!!唔…」想咬那個莫名其妙闖進來的東西,但佐助先察覺,再次用力深吻,把他的蠻力都給吻掉。 看他挺有活力的,舌尖勾起來,開始強迫對方與自己舌吻,交纏在一起。漸漸無力的鳴人站不住,往下墜,被佐助一把抱住,將他的雙手勾上自己的肩頭,哺入鳴人急切需要的空氣。 原本快喘不過氣來,突然而有的空氣想努力奪取,用力吸取。從外來看,此時正是兩人互相擁吻,吻的激烈,也吻的快樂。 「嗯~感覺不錯吧?」放開唇,讓他靠在自己身上。 「我…我……臭佐助!」 「嗯?我可不太想聽到這句話耶…」邪笑。 「不知道啦,我不知道啦!!」奔。 「呵呵…」漾起很美麗的笑容,此時如果有女孩子在,絕對引起連連尖叫。 下午的拍攝工作開始,鳴人心神不寧,全都是那個宇智波佐助害的!! 「鳴人,這個時候要勾住騎士的手!」喬瑟先生坐在導演椅上指揮。 「喔!!」要他發生那種被強吻的事後還若無其事的和他親近,他做不來!!但為了優渥薪水,不得不硬著頭皮做。 「鳴人,看來中午的事你很在意喔!是不是發現自己也一樣愛我?」佐助小聲的說。 「開什麼玩笑?我愛你?不可能!」冷笑。 「是嗎…?」佐助不感挫折,反倒是更開心的拍戲。 但是他很火大一旁的人用那種眼光看著他的鳴人!“認真拍攝!不要看呆了!欠揍啊?口水都流出了了!!” 現在的鳴人穿著公主的服裝,帶上金黃色的假髮,上了點妝,朱紅色的唇瓣讓人看了想一口親下去。原本就很陽光的他,在燈光的照耀下,更顯亮麗,天空藍的眼眸炯炯有神,如果說有什麼東西在襯脫他,那就是一旁的佐助!完美的搭配,就像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好!卡!接下來就是最後一幕了!」一喊下“卡”時,所有人衝上前和鳴人套交情,看得佐助一肚子火,只有小櫻和卡卡西躲得遠遠的,深怕受到波擊。 「佐助、鳴人,你們想好結局了嗎?我真的很期待耶!」喬瑟先生很興奮。 「那個…喬瑟先生…」 「想好了!」佐助冒出這句話,鳴人嚇了一身汗。 「真的嗎?太好了,期待你們等會的演出。」拍了拍手,就轉身離去。 「開什麼玩笑啊?佐助!我們哪裡想好了?」 「放心吧!只要你把那個騎士當成我,就可以演出來!我相信你可以的。」佐助笑道。 「!!我……」看著他的笑容看呆了,從來不知道他的笑容這麼好看… 「時間到了!開始吧!」 最後一幕,眾所矚目的鏡頭,大家也像早上在拍攝那位哭泣的女子一樣屏氣凝神,深怕一個眨眼就錯過精彩鏡頭。 「公主!如果你要跟隨騎士,我就殺死妳父王!」飾演別國王子的男人手拿劍,抵在國王的脖子上。 「父王!!」公主賽芙維驚叫。 「別過來,賽芙維!父王年歲已高,命可以不要了,但妳的幸福父王一定要守住!」飾演國王的男子想自刎。 「等等!國王!」站在一旁的騎士威里特大吼。 所有人停下來看著他,這一幕開始是自由發揮,不只工作人員緊張,演員也害怕無法接下去演。 「公主…」深情的看著她。「我只是一個下臣,而騎士本來的任務就是保護王國,保護皇室。所以,如果今天我的死能救大家,那我死不足惜!」抽起懷中的劍,高舉發誓。 「不要,威里特…」 「臣永遠效忠葛雷亞王國,葛雷亞王國無敵!我一輩子深愛公主!」語畢,高舉的劍下滑,刺進胸口。 「威里特!!!!!」飛奔到他身旁,但鮮血狂噴出來。 「公主,等回我軍就會進城了,別擔心,他們會殺了這個傢伙!」威里特微笑,緩緩伸手接住公主的眼淚後,手滑落,以代表離開了。 「佐助!為什麼你要這麼做?」飾演公主的鳴人正在哭泣,緊緊抱住全部是血的身子。 一旁的工作人員正以為導演要喊卡了,卻看見喬瑟先生舉起手,以示繼續拍攝。 「我也很愛你!你怎麼可以丟下我?你走了我該怎麼辦嘛?佐助!」鳴人整個人趴在他身上,哭聲令旁人也掉淚。 「既然你死了,我獨活也沒有意義,我隨你而去!」抽起在佐助胸口的劍,一口氣要往自己胸口刺進去。 「賽芙維!!」國王大叫。 「停!再下去會有危險的,即使這不是真的劍,也會受傷的。」佐助睜開眼,拉住那把劍,深怕真的刺下去。 「卡!」喬瑟先生在這時喊卡,所有人才又繼續動作。 「佐助!!好險你沒事!我還以為是真的!血都流出來了!嚇死我了!!」整個人抱住他,大哭特哭。 「超級大白痴!這是在演戲!不過,我聽到我要聽的話了!」佐助緩緩起身。 「?什麼那只是在演戲!!」緊張回應。 「是嗎?可是…你剛剛叫的不是威里特,而是佐助呢!」笑。 「!!!這…」 「承認吧,你很喜歡我吧?」 「我…我…我喜歡你!」說得很小聲,但小聲的細入佐助耳裡。 「我也喜歡你!」回以擁抱。 「哈哈哈!太好了,你們的結局安排的太好了!而且演得很逼真呢!」喬瑟先生拍手大笑。 「鳴人!你演得很棒喔!」小櫻蹲在他身旁,微笑看著他。 「可是…我叫了佐助…」害羞。 「我們會把那個聲音蓋過,請你待會要進錄音室囉!」 「好…」 「嗯!那我們把最後拍完吧!」 「鳴人!走吧!」佐助伸手。 「!?…好!」搭上手。 其實,我從第一次見面時就很注意你,但你太優秀了,總是博得大家的青睞,即使我想主動和你交談都覺得太遙遠。但今天所發生的事我連想都不敢想…我真的很愛你唷,佐助。 ~THE END~ 後記小故事 拍攝完過了一個禮拜,佐助強制要求鳴人搬來他家,以方便監控(?)。 這天在卡卡西家集合… 「那…我們下次所拍攝的影片寄來了,喬瑟先生為表示感謝,薪水加倍!」卡卡西手拿一片光碟。 「耶!」鳴人和小櫻開心的跳起來。 「另外,喬瑟先生也寄了一片臉紅心跳告白…」 「?不會是第一次拍攝的吧?」鳴人臉紅。 「他說還有另外一段的影片…」放入光碟。 剛開始播放的是鳴人第一次告白的情境,但接近結束時… “佐助對鳴人的告白~”出現此字樣。 「?」所有人驚訝。 上演的是,佐助在休息室對鳴人所做的事,大家都臉紅以對。 「為什麼被偷拍了!?~~~~~~~」鳴人大叫。 後記結束。 小語~ 啊~隔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終於寫得出佐鳴文了!! 這很感謝我的讀者。謝謝喔!^^ 請各位看倌~留下一點意見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