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空間的迴廊

關於部落格
不需要太多顏色,黑跟白可以構成其它的調劑。
這裡將重新恢復成又宅又腐的世界,請不適者點右上角叉叉離開吧!!
  • 140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異世界式力<02>

「...」佑維睜開眼,是自己的房間。「嗚...」想使卻完全動不了。 「妳醒了啊?」從左方忽然冒出一張俊臉,是屬於美男子型的帥,長長的灰髮還垂在佑維臉上。 「!!!你是誰?」佑維瞪大眼睛。「我?也對啦,我出現時你已經昏過去了!」美男子把她扶起來,靠著牆壁。 「昏過去...」沒錯,自己的確是昏過去了,而且這張臉好像在最後僅存一點意識有看到...和那個色狼。 「大色狼!!」佑維大叫,突然想起那個傢伙如何侵犯自己,竟敢把她的初吻給奪走,頭先還以為他是啞巴,沒說過半句話,結果一開口就說出那種厚顏無恥的言語。 「大色狼?哈哈哈...」美男子大笑。「叫你啦!」美男子盯著前方,也就是佑維的右邊。隨著視線向右看... 「啊~~~」就是他!殺死初吻的兇手! 「哈哈哈...」美男子在一旁笑得快斷氣,而初吻殺手則是靠在牆上,扶著手臂,忍住想揍人的衝動。 「你...你們到底是誰啊??」佑維頭爆青筋使勁大吼。 停頓一會兒,以美男子帶頭說話,初吻殺手跟在一旁,忽然高跪在佑維面前。 「來自另一空間的守護者,水瑤和軒藍。」此舉讓她受寵若驚,從未感覺自己有多麼尊貴,需要人家這樣自我介紹,彷彿在跟一國的君王說話那般凝重。 「等等...你們起來,不要跪我!而且還什麼“另一空間”?別鬧了,現在在玩整人遊戲嗎?」自嘲一笑。但他們的眼神絲毫沒有虛假。 「當然要跪,您是三大式力之繼承人,對我們來說是至高無上的神!」名為水瑤的美男子淡笑。 「什麼式力?什麼神?我不知道!」尖叫,隨後指著水瑤和軒藍「你只是一個長得很美的男人,而你是搶走我初吻的初吻殺手,這一切都是幻覺。」躲進被子裡,感覺世界又再旋轉,意識漸漸又消失了... 「唉~她似乎不太能接受呢!」水瑤嘆了口氣。「嗯...」軒藍低喃了一聲,不表示任何的感想。「都是你啦,親了人家就該表示一些責任,難怪小佑佑生氣!」 「!?」水瑤指著他,把他看成一個負心漢,一臉嫌棄的樣子。 「小佑佑?」軒藍注意到這個令人想吐的名詞,鼓起勇氣再問一次。「怎樣?你忌妒啊?」吐舌頭。「懶得理你這個天下第一白痴男。」軒藍手插口袋,走出房間。 水瑤先是不屑的表情,轉過頭看著正上下起伏的被子,接著愉悅一笑。「即使您不願意承認,但是該來的還是會來。」 翌日,佑維睜開眼,一切都沒有改變,也沒有昨晚“夢到”的那兩個人。「呼~」放心起身,進到浴室梳洗一般,換上制服,打好領帶,提著書包,踩著輕快的步伐下樓。 「早安。」爽郎的聲音讓一聽就知道是誰。「早啊,二姊!」向谷家么妹-向谷真希端著早餐走出廚房。 「早,二姊。」佑維的座位旁坐著一個男孩,他就是向谷家的次男-向谷皋彌。 “不過就是個國中三年級生,看報紙的架勢竟然比我還像大人!”佑維心裡低估著。 向谷家有四個小孩,父母親酷愛旅行,幾乎旅居國外,所以母親的職務就由向谷真希代勞,負責一家人的三餐,平時的家事由她當司令官分配工作給其它三人。而父親的職務則是由向谷家的長男-向谷悠介擔任,大事都由他決定,小事情自行處理。而皋彌則是以家中最成熟的身份維持家庭,至於佑維呢?或許別人會認為她是個不必要的存在,但她自覺自己是保護家庭的守護神,特別是保護那兩個自己最疼愛的弟妹。 「大哥還在睡啊?」佑維咬下一口麵包,細細咀嚼。 「嗯,他昨晚趕新聞稿。」大哥是知名記者,不管是採訪、撰稿、播報…等,他樣樣得心應手,所以是個很被器重的人材。 「真是辛苦他了,真希!妳出門前要叫大哥起床喔!」佑維塞進最後一口麵包,喝光牛奶,抓起書包往門口去。 「啊,二姊!」當皋彌拉下報紙,想叫住她時,已經聽到門叩上的聲音。「這麼快?原本想提醒她一下昨晚的事,她好像不知道的樣子...」嘆口氣,繼續看報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