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空間的迴廊

關於部落格
不需要太多顏色,黑跟白可以構成其它的調劑。
這裡將重新恢復成又宅又腐的世界,請不適者點右上角叉叉離開吧!!
  • 140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習慣的普通<骸雲>






柔和的光線照在和室內,帶有讓人欲睡的魔力。裡面的黑髮男人走到屏風後面,扯開令人窒息的領帶,隨手一丟,黑色西裝外套和裡面的白襯衫互相磨擦發出嘶嘶聲響隨後掉落在腳邊。皮帶迅速抽出,退下長褲,扯下掛在屏風上的男性和服,用著比脫掉方才那些衣物還要快的時間穿上,緩緩步出屏風。

 

 

 

 

 

 

 

 

喀-和室的門板被拉開,進門的男人正好瞧見黑髮男人走出屏風外,笑的有些淫盪,「クフフフ,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隨即被對方瞪了一眼,笑的更加燦爛。跟著他的腳步來到矮桌旁一起坐下,拿起飛機頭下屬剛才幫對方泡的茶直接喝下。「哈,這日本茶我喝這麼久還是不習慣。」黑髮男人看著他這種自動的像他家一樣,報復似的用力扯了扯男人的長髮,表達他的不滿。

 

 

 

喝不習慣不會不要喝嗎?

 

 

被扯的有些痛,也只是輕呼了聲“好痛啊恭彌下手輕一點嘛”,一樣嘻皮笑臉的討好他。順著被扯頭髮的力道更靠近了對方,從後面伸手攬住了對方的腰納入懷裡,雲雀恭彌不感意外的早就習慣對方說沒兩句冷不防的就出手亂吃他的豆腐。

 

 

「恭彌剛才居然自己先走掉。」

「我不喜歡群聚。」

「我怕你無聊一直想靠近你耶!」

「所以總是有一個藍髮變態身邊圍了一堆女人在我眼前群聚。」

 

 

六道骸的頭整個靠上對方的肩,輕吻著雲雀恭彌的臉頰邊說道,「所以你是在吃醋嗎,恭彌?」後者沒有反抗,享受著難得的清淡溫柔,「你想的真好呢!」他微微一笑,讓六道骸看的如痴如醉,帶笑的眼眸令他久久不能離開的。

 

 

「不是嗎?」勾住雲雀恭彌的下巴,讓兩人的唇靠的很近,有意無意的碰觸著,「當然不是,因為那些女人眼中風流倜儻的六道骸其實愛的是男人。」微瞇的鳳眼也勾引著六道骸,讓他無法控制的展露情慾。

 

 

「クフフフ,那我的恭彌女王可就誤會了。我可是喜歡女人的,只是在我眼前有個比女人還要美麗的男人,比女人更值得我愛的男人。」按耐不住他的勾引,狠狠吻上那可口的芳唇,對方也不吝嗇給予回吻,激烈如同乾材遇上烈火,細細銀絲自嘴角蜿蜒而下。

 

 

兩唇分離還略帶不捨的舔弄了一下,「這種話你最會說了。」推開對方,往旁邊移動些,整一整自己胸口的衣服,極好的自制力馬上令他回復冷靜。

 

 

 

 

「我說的可都是實話,沒有人比得上恭彌的。」六道骸雙眸沒有一絲疑慮,彷彿他說的話是天經地意,世上不變的法律。

 

 

「哼。」雙手插在胸前,不削的將頭往旁邊一甩,鼻腔間發出單音以示回應。

 

 

六道骸知道這是雲雀恭彌的回答方式,“哼”的回應代表著很多意思,據說除了彭哥列的超直覺外,大概就只有六道骸能夠正確掌握他的情緒。

說到這裡,幾年前六道骸也有花費很長的一段時間在研究雲雀恭彌的脾氣、情緒,也曾為了知道自己和雲豆到底誰在他心中的份量哪個比較重,上演“殘酷の抉擇之六道骸和雲豆掉下海,雲雀恭彌會救誰?”的戲碼,當然,他是先救雲豆,而骸的下場就是被拐的七零八落,送醫急救。之後雲雀去病房探望他時,在六道骸煩人的糾纏下,他才回答了這個抉擇的答案。

 

 

“你都泡水泡了這麼久了,掉下海對你來說算得了什麼?況且你也沒那麼容易死。”

 

 

突然,奇異音樂自六道骸大衣的口袋中傳出。

「快接,吵死人了。」黑眸不滿的瞪向他。

「是是...」苦笑了一笑,拿出手機定眼一瞧,「哎呀呀,是彭哥列呢!」

 

 

 

“喂、喂,骸嗎?”從手機傳來的確實是那個草食動物。

hello,彭哥列!這麼晚找我有事嗎?可是我現在有點忙耶!”

“哪次打電話給你不是在忙的?”

“クフフフ,彭哥列你這樣說好像我很不盡責似的。

“不是好像,我打從心底認定你就是。”

“好傷人喔~”捲了捲自己的長髮,說的不痛不癢的樣子。

“不想跟你鬼扯,上次宴會的事你記得吧?那個政治家在等你回覆呢!”

“嗯?叫我娶他女兒那個?”

“對!雖然我曾經跟他說過你的女兒嫁給六道骸根本不會有好結果。

“你這樣說還真過份,不過你就幫我回答吧!我根本不想娶她!”

“好,你拒絕我也好辦事,我可不想以後還要幫你照顧她呢!”

“好啦,那就掰啦~”

“明天開會你和雲雀學長都要到!我可不要聽到什麼直不起腰來的爛藉口!”

“クフフフ...”

在一貫的笑聲中結束通話。

 


 

「好啦恭彌我們繼續吧!」

「繼續什麼?你是不是該好好解釋一下?」聽到奇怪的關鍵字,還有就是六道骸根本是故意要讓他聽內容的,聲音開到最大,聽不到就有鬼。

「クフフフ......上次我代表出席的宴會...」緩慢的摩蹭過去。

「嗯?」閉目養神是雲雀最常面對六道骸的方式。

「聽說有政界大老想將他的寶貝女兒許配給我耶!」

「哇喔,那真是太好了,你快滾吧。」

「クフフフ,恭彌口是心非喔!你才沒那麼捨得讓我去獵食其它食物呢!」

「不愧是彭哥列臉皮最厚的人。」

「謝謝誇獎。」

「然後呢?」

「就像你聽到的我拒絕了啊!我對你很忠心的啊恭彌!」

「如果是美女怎麼辦?」

「那天就看到樣子啦!的確有股清新脫俗的氣質。」

「那還讓到手肥羊逃掉?」

「我說過了...沒有人比恭彌美麗。」

 

「哼,那我還真是成了仙女那類的角色了。」

「クフフフ,錯了錯了,恭彌是魔鬼喔!」

「嗯?」

 

 

 

 

 

「專門獵走我的靈魂的魔鬼。」

 

 

 

雲雀恭彌轉過身,背對著六道骸,「...狗屁不通」但後者卻眼尖的注意到他的側頰浮起淡淡紅暈。

「是不是狗屁不通恭彌是最清楚的啦!」從身後緊緊抱住對方。

 

 

「......哼。」

 

 

 

 

Fin.

 

 

 

小記:

嘛,該怎麼說。我心目中的骸雲相處模式,十年前和十年後當然是大大的不同,人會學習會改變習慣。比起十年前,他們已經非常的了解對方了。我其實想表達的只是骸雲的普通相處狀況,我認為十年後的他們都已經十分能幹,他們是一對的彭哥列的人也眾所皆知。而且他們都是聰明人,平常說話都帶有深沉意味,雖然這篇沒有什麼深沉意味,但應該可以感覺出兩個冷靜有頭腦的人說話方式,只是骸會讓著雲雀多一點,這是他的溫柔。

而一開頭得兩句話,是我覺得他們對待對方的感覺。骸只會對雲雀認真,而雲雀只會偶爾聽骸的話而已。我希望藉著骸和雲雀的對話跟骸和阿綱對話的差別帶出那種認真,嘛~“~希望我有做到...囧。而雲雀的順從我也想從動作反應表達出來。

總之,我好喜歡他們這一對。

好想為了他們打出更多更多的文章,但我的靈感已經消失很久了(暈

2009.7.29 日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