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空間的迴廊

關於部落格
不需要太多顏色,黑跟白可以構成其它的調劑。
這裡將重新恢復成又宅又腐的世界,請不適者點右上角叉叉離開吧!!
  • 140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法存活<骸雲>

 

 

 

“吶,恭彌,如果有一天我發生什麼事了,你會擔心嗎?”

“囉嗦。”

“會不會嘛~?”

“這種假設沒有意義。”

“會不會嘛~~~?”

“咬殺!”

 

 

他絕對不會回答這種無聊的問題,因為他曾經認為自己不會被任何感情所迷惑。人與人之間的愛啊什麼的,他不懂,也不想去懂。

但一個人在世間上,沒有愛,很難活的下去。就算自己不主動去追求,那份感情時間到了就會來找自己。

即使他後來發現了,他也絕對不會承認。

 

 

“六道骸!你這是什麼意思?”

Kufufu,沒什麼意思,我想跟你一起住。”

“不可能,給我滾。”

“可能啦,既然是恭彌、既然是我六道骸,那就一定可能啦!”

 

 

當下不懂那是什麼意思,只是在六道骸闖進雲雀恭彌的世界後,什麼都改變了,原本習慣只有自己一個人,到頭來就算多出一個人也沒什麼不一樣,不喜歡群聚的委員長也和某個傢伙群聚。

 

“恭彌,兩個人不算群聚喔!”

“咬殺!”

 

在無數次的“咬殺”話語中,隱藏了無數次的悸動,不管是心動、不管是抓狂、不管是溫暖,不管什麼都好,這只證明了雲雀恭彌無法獨立存活在世界上,因為他們早已經是無法分開計算的。

 

 

 

「六道骸!!你這是什麼意思?」

期待那個人再用那讓自己看得腦火的笑臉說,“Kufufu,沒什麼意思。”

但眼前只有那留有一頭藍色長髮的男人躺在病床上,就連平常最礙眼的異色瞳孔也看不到,雙眼緊閉著。

雲雀恭彌從來沒有感受過什麼叫難過,唯一的那一次,對象也是六道骸,只是那次自己充滿的是憤怒,而這次,是寂寞。

 

 

幾個小時前,這兩人被派遣任務去殲滅別的家族,這種血腥暴力的事通常都由這兩個人來做,他們也樂在其中。

本來,他們兩個就比較適合血、殘酷。

 

一如往常的殺戮,在人群中像是遊戲般的殺人。

「恭彌!!」

叫吼聲後是鮮血灑在雲雀恭彌的臉上,瞪大的鳳眼看著眼前倒下的六道骸。

對,就僅僅是一瞬間,在雲雀恭彌的眼前閃過的是絕望。

為了雲雀恭彌,六道骸上前擋下一槍。

 

 

“恭彌,我很愛你喔!”

“咬殺!

“如果恭彌怎麼樣了,我可是會很傷心的。”

“別做那種無聊的假設。”

“沒有雲雀恭彌,沒有六道骸。”

 

 

鳥兒在瞬間感覺到危機,因為能支撐自己的翅膀斷裂───

 

 

之後,像是拼死的大肆殺人,感覺世界就快要崩壞了。

 

 

“吶,恭彌,如果有一天我發生什麼事了,你會擔心嗎?”

“囉嗦。”

“會不會嘛~?”

“這種假設沒有意義。”

“會不會嘛~~~?”

“咬殺!”

 

 

 

 

「恭彌」病床上的人總算睜開了眼,不過那已經是一個禮拜以後的事了。

「恭彌你有為我擔心嗎?」努力綻著一個虛弱的笑容。

……」手緊緊抓著六道骸的被褥,不自覺的顫抖著。

「恭彌?」

「王八蛋,我不只會擔心,我會害怕、會恐懼、會絕望!」聲調不如以往的沉穩。

奮力起身,輕輕柔柔的環抱住他,「是啊,我是那個王八蛋會害恭彌傷心的那個王八蛋

 

 

 

“沒有雲雀恭彌,沒有六道骸。”

“同樣的,沒有六道骸,也沒有雲雀恭彌。”

 

 

Fin.

 

 

~~~~~~~~~~~~~~~~~~~~~~~~

小記:

   雖然這樣是不負責任的說法,但我想表達的意境我達不到。

   真是糟糕的一篇文囧請別拿鳳梨丟我,拿雲豆我可以接受(巴)

   看來寫文還是要再多磨練磨練啊~~理解不能啊!!!><“

   如果鳳梨怎麼了,女王絕對會抓狂的(天音:別自己解讀。)

   那,感謝閱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