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空間的迴廊

關於部落格
不需要太多顏色,黑跟白可以構成其它的調劑。
這裡將重新恢復成又宅又腐的世界,請不適者點右上角叉叉離開吧!!
  • 140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己到十年後看看吧!<骸綱>

「......綱......」 「...(誰...?)」 「...綱......阿...綱...」 「...(誰在叫我?)」 「蠢阿綱!!!」 砰--- 幸好阿綱在前幾秒醒過來,稍稍偏了個頭,一顆子彈劃過他的臉旁。 「里包恩!!!你在搞什鬼啊?」被嚇得清醒的阿綱撫著臉,對著小嬰兒大吼,雖然這種事常常發生。 「現在已經八點了,你該起床了吧?」里包恩獨特的嗓音傳來,接著是藍波、一平、風太衝進房間內,嘻嘻哈哈的圍在阿綱的床旁邊。 「才八點而已,我可是學生耶!放假日就該睡到中午!」這是阿綱的見解,其實也沒人規定學生放假日就要睡到中午。 「身為彭哥列的首領,早起晚睡是常態!為了以後你能適應的更快,現在就該訓練你。」里包恩收起槍隻,嫩嫩說道。 「那是彭哥列首領的事,跟我沒有關係!因為我並不想成為黑手黨的首領!」阿綱拉回被子,倒頭就睡。 許久,除了小孩子的吵鬧聲,沒有另外一個嬰兒的聲音。 里包恩揚起笑容,「你確定?」 隔著棉被的阿綱感受到不明的恐懼,但他還是堅決的說,「沒錯!」 「那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里包恩轉身踢了藍波一腳,後者撞上牆壁,開始嚎啕大哭。 「你在幹什麼啊,里包恩?」阿綱有些發愣的看著眼前的情景,平常里包恩並不會主動搭理藍波的。要是讓小春看到這種情形,自己肯定會被唸一頓。 藍波哭了一陣子後,抽出藏在頭髮裡的十年後火箭筒,彈口轉向自己,正準備發射時,里包恩又上前補了一腳,十年後火箭筒飛出藍波手上,很剛好的,彈口就朝著阿綱。 「不會這麼剛好吧?」 砰--- 「沒有這麼巧合的事,我可是算好的喔!」這是阿綱消失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還有看到里包恩那得意的笑容。 ”你就只是為了讓藍波拿出十年後火箭筒才踢他的嗎??”在心中,阿綱還不忘吐嘈一下。 接著,他感覺到一陣暈眩,好像一直往下掉,最後有一段時間是空白的...... 「呃...好暈喔...」阿綱伸手摀住自己的額頭,不一會兒的時間,那令人嘔吐的暈眩感就沒了。 阿綱抬眸,他看到很大的天花板,因為他看不到和牆形成的垂直角,左邊的天花板上有一個華麗的吊燈。 「原來我躺在床上啊!」這才感覺到自己是躺在軟綿綿床上。 往有吊燈的左邊一看,有白色的大門、檜木做的衣櫃、大理石磚的地板、還有拉門式的浴室...... 白色的大門、檜木做的衣櫃、大理石磚的地板、還有拉門式浴室... 「!!!這不像是日本的房子吧??」阿綱正想起身,卻被胸口的某物給牽制住了。 這個時候,他才往右邊一看。 揉揉眼,幻覺吧... 怎麼有鳳梨跟我一起在床上睡覺??? 為什麼他的白色襯衫會這麼不整齊?胸口的釦子都沒釦上? 嚇著的阿綱奮力起身,將胸口上的手推開,發現除了手外,鳳梨的腳也纏在自己腿間。 「哇~~~~~」 這一騷動,果然吵醒了那個人。「糟糕了,他醒了!」阿綱頓時手忙腳亂。 「綱吉......?」抬眸,和阿綱對視。 兩個人對看著,阿綱綻著不自然的微笑,而鳳梨則是面無表情的盯著他看。 「你好啊,骸。」如果自己先打招呼,應該可以掩飾一下尷尬吧? 再來,阿綱看到骸的臉急速變換表情!原本懶懶還帶著睡意的臉,突然換上一臉興奮,就像是小孩子拿到新奇的玩具那般。 「綱吉!?你變小啦?」他看得出骸的眼中閃著莫明的星光,那是什麼情緒,自己並不是很清楚。 「嚴格說起來,是我從十年前被炸到這裡才對。」他現在只想了解自己為什麼會和骸一起躺在房間裡。 雖然很不想,但是他還是得問,「骸...這裡是...哪裡?」 「哪裡?你的房間啊!」他也坐起身,仔細看才發覺,原來骸的頭髮留長了,胸膛更是精壯。 看!果然是他的房間啊!「所以啦,是我的房間,那又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呢?」阿綱微笑。 「喔嗚~十年前的你可能不知道,十年後的我們可是天天睡在一起的喔!」骸邊說邊笑著,那種偽善的表情讓阿綱看了真想揍他一頓。 「天天?不會吧…一定是我睡到一半然後你偷偷爬上來的吧?」哈哈哈的苦笑著,阿綱在心中祈禱事情絕對不是那麼樣的槽!! 聽到這番話的骸,稍微愣了一會,隨即又綻起笑容,將阿綱摟至自己懷中。「啊,你這樣說讓我很傷心耶,綱吉。」右手不閒著的把玩阿綱的頭髮,左手則伸到他的衣服裡,親溺的吻了吻他的額頭。 「骸…你在幹麻?」十幾歲的國中生感受到不明的威脅。 「每天晚上,綱吉你都很高興的等著我和你一起睡喔!」 「呀~~~~~~~~~」他聽不下去了!! 「十代首領!」白色大門被撞開,手持炸彈的男人衝進來,「您怎麼了嗎?」 「獄寺!?」 「哈哈哈,阿綱,你怎麼了嗎?叫得這麼大聲!」跟著進來的是拿著時雨金時的男人,邊笑邊靠過來。 「山本!?」 「哼,一大早吵什麼?」人還沒出現,拐子就已經飛進來,但阿綱可以確定那拐子不是瞄準自己的。 「雲雀學長!?」 「喔~好久不見,親愛的十年前彭哥列。」雖然沒有茂盛的毛髮,但從那套乳牛裝還是可以認出是藍波。 「藍波!?」 「唷~澤田!跟我一起去挑戰極限吧!」京子大哥果然還是一樣吵啊! 「了平大哥!?」 「呵呵呵,你們這些人,別老是來打擾我和綱吉好嗎?你們這是在嫉妒嗎?」就算所有人都準備好要攻擊骸了,但他依然那樣的輕鬆。 骸拉起阿綱的下巴,迎上唇瓣,恣意品嚐著甜美的唇,吻到後者喘不過氣來。 「六道骸!!!」獄寺的炸彈、山本的刀子、雲雀的拐子、藍波的牛角、了平的拳頭已經逼近自己和骸了。 而那傢伙竟然還不為所動!? 救命啊~~~ 碰───── !?咦? 阿綱再次睜開眼時,他已經回到自己的小小房間。這熟悉的味道不禁讓他鬆了一口氣。 「怎麼樣,阿綱?看到什麼了?」嫩嫩的童音傳來,阿綱隨即轉頭。 「里包恩!十年後的世界好恐怖!我絕對不要當彭哥列的首領!」他大叫著。 「這樣啊,那你果然有看到唷!」里包恩暗笑,便拉拉帽子,轉身離開房間,留下不知所措的阿綱。 幾天後,阿綱從十年後藍波那收到一封信。 是十年後的自己說要留給他的信。 上面有提到關於他回到十年前後發生的狀況。 那些傢伙當然是被自己給海扁了一頓,特別是那個罪魁禍首六道骸。 後來,十年後藍波又告訴他,六道骸被處罰的最嚴重。 「最嚴重?怎麼嚴重?」 「處罰就是”禁慾”一個月。」藍波切了小塊蛋糕放進嘴裡。「原因是對以前的彭哥列下手。」 阿綱更加反對當彭哥列第十代首領。 Fin ~~~~~~~~~~~~~~~~~~~~~~~~~~~~~ 小記:喔!這篇是在搞什麼?    啊~~好像結尾的太快是吧?    原本只是被叫去看看自己當首領的樣子,結果看到不該看的!?    到底骸和阿綱有沒有在一起,後面那邊很明顯了吧?    沒想到十年後的阿綱這麼開放啊!不愧是女王!(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