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空間的迴廊

關於部落格
不需要太多顏色,黑跟白可以構成其它的調劑。
這裡將重新恢復成又宅又腐的世界,請不適者點右上角叉叉離開吧!!
  • 140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只是想這樣做而已<雲綱>

他抹去一把捏在手心,緊握在胸口前,深深的吸一口氣,一股作氣的開門─── 「打…打擾了…雲雀…雲雀學長!」他緊閉著眼,恐懼讓他緊閉著眼,當然也不敢抬頭。 一秒,兩秒,三秒過去了,沒人回應!? 睜開眼,環顧整個接待室。 辦公桌前的沙發上沒有人在看著文件,後面的窗戶邊也沒有人靠在那邊看著外面有沒有群聚的草食性動物,當然,辦公桌配備的椅子也沒有人坐在上面。 沒人? 「雲雀學長?」明知道沒有人還是小聲的叫了一次。 果然沒人回應。 不在接待室的話,雲雀學長會去哪呢?阿綱焦急的在心裡唸著。他在一早來到學校後,就被風紀副委員長-草壁學長給叫住,傳話告訴他,委員長“命令”他今天中午要去找他。 但並沒有明確指出地點,所以阿綱也只能猜到雲雀恭彌會在接待室裡。應該沒有人要求學生要知道風紀委員長大人會去的場所有哪些吧? 阿綱在心裡想像著自己如果沒去雲雀學長面前報到會有什麼樣子的死法。 “不~媽媽,你兒子我不想英年早逝啊!” 他打了個冷顫,還是決定繼續找下去。 忽然,很熟悉的旋律傳入耳中,是並中的校歌! 但並非從人的口中唱出,也不是利用樂器彈吹奏出。那奇怪的韻調,尖細的聲音…… 是鳥!!! 阿綱回頭一看,一隻圓滾滾、肥嘟嘟的黃色小鳥在自己身旁打轉。 那隻鳥他認得,那是在黑曜中事件裡,敵人巴茲所使用的鳥。之前偶然有聽獄寺說過,鳥兒後來被雲雀學長給馴服了,看來所謂的馴服就是這樣啊! 鳥兒婉轉的歌聲似乎隱藏了些內容,雖然聽不懂,但阿綱的超直覺告訴他,跟著那隻一定可以找到雲雀恭彌。 跟著鳥兒,步上樓梯,一直往上一直往上,最後牠停在通往頂樓的門把上。阿綱呆了一會,推開門,一陣強風吹進綿長的樓梯間,緊接著是一片很亮很白視野。 刺眼的陽光射入眼裡,讓阿綱痛得睜不開眼,原本停在肩上的鳥兒飛向外面,在水塔旁的陰暗處,見到一個人正用手枕著頭,似乎在睡覺中。 “雲雀學長?”原本要喚出的名字被自己用手給摀住,回想起上次的住院經驗,因為一平的筒子炸彈而吵醒雲雀學長,最後是以吃了一頓拐子收場。 想到這種悲慘經驗,阿綱不禁苦笑著。 他脫下鞋子,躡手躡腳的移動到雲雀身旁,找了個陰涼的地方坐下,看著那隻鳥在他們旁邊飛舞,心情也跟著放鬆下來,不由得從深層竄起睡意…… 「澤田綱吉,你想睡了嗎?」 阿綱猛地得睜開眼,發現雲雀的頭已經枕到自己腿上,細瞇的鳳眼正盯著他看。緩慢的抬手撫上他的臉,溫柔的摸著。 「雲雀…雲雀學長!你…什麼時候醒的?」 「就在你推門進來的時候。」 手指滑過嘴唇,下移到頸子,把玩起褐色的髮絲。 「真是對不起!」先求饒可以打少一點嗎? 「呵……」 笑?雲雀學長笑了?那麼恐怖的雲雀學長笑了?或許這樣笑著會讓以前的自己更加害怕,但現在…有種溫暖的情素在心中調味,感覺很甜,很甜! 「對了,雲雀學長找我什麼事?」突然想起自己來到這的目的。 雲雀沒有答話,微微上彎的唇角有那麼一瞬間揚得更上面,原本撫著阿綱的手移到他頸後,向自己一壓,如蜻蜓點水一般在他的嫩唇上一吻。 「沒有,只是想這樣做而已。」 阿綱還處在錯愕之中,雲雀已經站起身理好儀容。 「澤田綱吉,明天再來,不來,咬殺!」 話才剛傳入耳裡,嘴巴比大腦反應的還快。 「好的……」 那人再轉過身後,又露出比方才更加燦爛的笑容。 ~~~~~~~~~~~~~~~~~~~~~~~~~~~~~~~ 小記:說要推廣骸雲的我,結果先寫出雲綱!?    其實不是啦,這篇我已經寫很久了。    只是沒有打上電腦,大概是和之前的文章同期寫出的!    家教的文章不習慣寫長文,總是寫短篇的。    所以像這種有文章,卻不知道怎麼打標題的很多。    (天音:就是沒有內容是吧?)    沒想到在七夕放上的是雲綱!這件事連我也沒有想到呢!    我會彌補骸綱和骸雲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