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空間的迴廊

關於部落格
不需要太多顏色,黑跟白可以構成其它的調劑。
這裡將重新恢復成又宅又腐的世界,請不適者點右上角叉叉離開吧!!
  • 140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學園遊戲 <04>

請先聽賞我選的OP~ 好聽啊>///< ~~~~~~~~~~~~~~~~~~~~~~~~~~~~~~~~~~~~~~~ 「所以敵人正在島上?」彌嘉問。 「沒錯,好在“德利斯的詛咒”的阻擋,讓他們暫時不能離開島上。」 「德利斯的詛咒」,其名是由遠方國度流傳下來的,傳說當地的神明德利斯,掌管著那個國家唯一的一座火山。每年的火山爆發,造成死傷無數,人們便祈求德利斯放過他們,別再讓火山爆發。 德利斯要求每年都要有人當成活祭品,裝在木桶裡,放逐至海外。 人們反對這種不合理的要求,可是又不能阻止火山的肆虐,於是便有人提意偷偷上山殺死德利斯。 當德利斯被一群人刺死後,在最後斷氣前,恨恨的下了詛咒:「這個國家,每年都會發生火山爆發,就算你們想逃往海外,也會有海嘯捲來,讓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沒地方逃!」 後來,人們便將德利斯的詛咒比喻成海嘯或是火山。 而這間學院雖位在人工島上,可卻沒辦法改變周圍的潮汐變化。每天晚上10點開始,嚴禁任何船隻靠近、出港,11點後海嘯襲來,12點才得以平息。 「幸好有德利斯的詛咒幫忙,將敵人鎖在島上,但是只要一等到海嘯平息,他們便會迅速離開這座島。」 「那現在幾點了?」彌嘉摸摸身上,發現匆忙中忘記帶手機出門,所以無法確定時間。 「11點半整。」 「只剩半個小時?這樣來得及嗎,摺子?」聽到這可怕的消息,彌嘉和靜費下巴垮了下來。 摺子再從袖口抽出長紙扇,朝彌嘉的頭敲去,「妳還敢說?我不是通知妳們要早點到嗎?結果是誰拖了那麼久的時間?」 「妳不說,我們怎麼會知道?」 「這還需要特別強調嗎?妳們課是怎麼上的啊?虧妳還是任務班的,偶爾向妳的夥伴學習學習。」 「摺子!他才不是我的夥伴!誰要跟那個笑顏鬼啊?」彌嘉的口氣頓時轉變的不太客氣。 彌嘉很忌諱別人老是將她和那個天殺的笑顏鬼放在一起比較,就算不是對她有所批評,她也不願意在他人口中聽到自己和他的名字同時出現。這也許是單純的厭惡,可是又並非恨對方恨之入骨,在這種模稜兩可的心態下,她本人也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 純粹就是她個人不喜歡而已。 摺子對她激烈反應並沒有太大的意外,「還是老樣子啊……」 「好了,我不管那些,重要的是眼前的任務。」摺子再度擺了擺長髮,眼睛瞟向紙上的字字句句。 「人質總共有兩名,分別是你們班上的佩姬、楊洪志。」 「!?是他們兩個?」三個人都大吃一驚。 「而欣儀雖然有重傷,但還是逃回來通報了。」 「那欣儀現在如何?」靜費問。 「她目前正在醫院治療,尚未清醒,並沒有什麼大礙。」 「呼~那就好。」這才鬆了一口氣。 「你們此次的任務的首要目標是將編號人物、培養液以及人質兩名給帶回來。」摺子邊說邊把某紙張遞給他們,上面印有目標物的樣子。 「編號人物?是指這個人嗎?」葳葳指了指照片上的一個女孩,身穿白色連裝衣,袖子過長得垂在地上,面容十分的了無生氣。 「還有什麼是編號人物?」彌嘉也跟著問。 摺子停了好一陣子不說話,四個人對看著。 「上級並沒有要求我要告訴你們目標物是什麼東西,身為任務班的妳,應該很清楚這一點吧?」 「!?」彌嘉臉色遽變。 她不過是問一下,有需要用這種態度嗎?不說就不說嘛! 「那真是對不住了。」語畢,便轉身想要離開。 靜費和葳葳也感受到瓦斯氣息,默默的跟上。 「慢著!」 「?」 「這個帶好。」摺子丟出了一個盒子。 葳葳接住,隨即打往蓋子,是一個個小小的方塊。「這是什麼?」 「通訊器,可讓總部掌握你的行縱。每個人一個,等你們救到人質後,也讓他們帶上。切記,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不離身的帶著。」 雖然不是很爽的彌嘉,聽到這番話還是乖乖的將通訊器塞進口袋,開始調整自己的輪鞋。 「剛剛那是上級對你們的命令…」摺子別過身子,頭高傲的仰著,抽出一把扇子抵在嘴前。「我對你們的命令是……都要平安的回來!」 「是!」靜費和葳葳都笑開了,而彌嘉則是轉過頭,嘴角揚起淡淡的微笑。 “這個命令還比較像樣一點…”  昏暗的黃色光芒緩緩侵入眼睛,視野一遍模糊,有暈眩感。 輕輕動了一下脖子,酸麻感迅速刺進腦中。僵著身子,等待痛感過去。 感覺到背部很溼,或許是跳到海裡,衣服都溼了吧,整個房間有濃濃的海水味,以及那股從清醒過來就撲鼻而來的腥臭血味─── 抬不太起來的頭,剛好可以瞟向屁股旁的血灘,哇…這不會是自己的血吧? 想動手去摸一摸那灘血,畢竟從自己的部背流出來的血並非常有的事,很想摸摸看… 匡啷───這才察覺自己的雙手被鐵鍊拴住,掛在牆壁上。 嘖,搞什麼鬼啊? 「妳醒過來了嗎?」 旁邊傳來熟悉的聲音,稍微轉個頭,僵硬感告訴她,必須熱身一下才能轉成90度。 「是啊…我睡很久了嗎?」開口,感覺喉嚨異常乾澀。 「不不,是昏了多久吧?」 不想理會那個人的嘲笑,「我們變成人質了嗎?」 「嗯,這個感覺應該是。」 「聽你的口氣好像十分愉悅,沒有受傷嗎?」“啊,耳朵突然好癢!” 「怎麼可能沒受傷?雖然沒有妳嚴重,但是我的左手也流了不少血。」 「那就別在那邊耍白痴、說些廢話,告訴我現在在什麼地方!」“脖子可以轉大幅度一點了,用手臂搓一下耳朵吧!” 「呵呵,我要是知道現在在哪裡就好了,不過聽外面的海浪聲,應該在島上了吧!」 仔細一聽,的確有海浪拍打岸礁的聲音。 「德利斯的詛咒?」 「應該吧,所以我們現在才可以變成人質。等到他們可以出港後,就會扒了我們的皮,拆了我們的骨,棄屍在海上。」 「喔…這樣啊…」很冷漠的回應。 「……喂,妳好歹也害怕一下嘛~」 「少無聊了,我現在很累,不想陪你玩。」儼然在她的眼中,對方就像個小孩子一樣。 「什麼!?我讓妳打起精神耶!」 「那真是謝謝你了。」還是一樣冷漠。 「妳袖子掀開我才發現妳有小肌肉耶,射飛鏢練來的嗎?」 「吵死了啦!」用盡不知哪來的爆發力,抬腿踢向他,「我有沒有小肌肉關你什麼事啊?」 果然,一個大動作,造成所有神經系統甦醒,疼痛、酸麻、疲倦、噁心感全一股湧上。「唔…」 「雖然妳受了重傷,想不到還有這麼大的力氣可以踢得我這麼疼…」 「過.獎.了.!」她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咬牙切齒似的。 「對了,欣儀有逃走嗎?」她平穩呼吸,忍耐著劇痛。 對方歪了歪頭,「有吧,我也沒有注意到!那個時候太混亂了。」 「只要再給我休息一下,這個鎖鍊我就可以扯斷。我想,如果欣儀有逃掉的話,應該會有人來救我們的。」 「希望喔…」她靠向牆壁,從背部傳來刺痛,她不耐的嘖了一聲。「對了,“她”呢?」 「可能被關在有點遠的房間吧!這些白痴,把我們關在這麼偏僻的地方,以為咱們已經快要走向終點了,可他們卻不知道本學園學生最厲害的能力就是打不死啊!」他不禁仰頭大笑,嘲笑著敵人的愚蠢。 「只要知道“她”沒事就好,你快休息吧!讓我先睡會…你OK了再叫我起床…」一秒、二秒、三秒,傳出打呼的聲音。 無言的看著她,「…………林佩姬!」 再聽一下玩樂氣氛的ED! ~~~~~~~~~~~~~~~~~~~~~~~~~~~~~~~~~~~~~~~~ 小記:這次內容有比較多吧?有吧?有吧?(天音:煩耶!)    感謝眾人的支持!^^    因為同人文受到影響,只好先管好自已的自創故事吧!    下回再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