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空間的迴廊

關於部落格
不需要太多顏色,黑跟白可以構成其它的調劑。
這裡將重新恢復成又宅又腐的世界,請不適者點右上角叉叉離開吧!!
  • 140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過就是個禮物 <ALL綱>

論名聲、論規模、論能力、論錢財無人能敵的彭哥列家族,是比一般家族還要明朗化的黑手黨。所以中心地帶的彭哥列基地也常會有一般遊客經過,只是那裡的守備比皇宮還要更森嚴多了。 「里包…」還沒說出“恩”字就被子彈擦過臉旁,嚇得男子趕緊閉嘴。 「蠢阿綱,別以為你還可以休息,上次累積下來的工作還沒處理完呢!」當初還是嬰兒的家庭教師現在已經長大了許多,但嫩嫩的童音和稚氣的臉蛋依舊沒有改變。 阿綱低下頭,拼命的批閱公文,可心裡則是不平的嘮叨著。 這怎麼能怪他呢? 上星期,要不是山本和獄寺為了小事而鬧起來,他們也不會打了起來!要不是骸又以挑釁雲雀為樂,雲雀也不會在房子裡和骸大戰三百回合!要不是正想吃糖果的藍波被獄寺給撞掉糖果,他也不會忍耐不住而亂使用炸彈!要不是了平剛好回來,看著現場氣氛如此熱烈,他也不會加入戰局亂搞一通! 整個彭哥列基地就像被原子彈炸到,瞬間被夷為平地,所以,除了重建基地,近期之內是沒有什麼工作的。 阿綱也因為這個原因有一個禮拜沒有工作,但要批閱的公文不會減少啊!等到房子打造的差不多了,里包恩就拿著槍抵著阿綱的頭,要他在一天之內趕完。 你這是在強人所難嗎? 雖然阿綱知道他的守護者各個都很亂來,這種事情也發生了不下數百次,但人類的忍耐總是有極限的,可每每想將他們抓過來,狠狠臭罵一頓,但看到他們的臉又罵不下去。誰叫他是外界傳聞那溫和的彭哥列十代首領呢?像個父母親即使下定決心痛打自己的孩子一頓,但看到他們天真無邪的臉孔又下不了手。雖然那幾個不是不懂事的小孩,也沒有天真無邪的臉孔。 阿綱對自己的體內像極“保父”的血液感到無奈。 「你就像爸爸帶著六個孩子,為了六個孩子打架鬧事而苦惱不已。」里包恩一旁插話。 「你才是最讓我苦惱不已的一個!」阿綱忍不住對他大吼。 「親愛的綱吉~~」充滿溺愛的男性嗓音從遠方靠近,腳步聲在辦公室的大門前停下。 喀鏘- 似乎有金屬物的撞擊聲。 正當阿綱起身想開門去瞧個狀況,辦公室的門突然打開,飛進來兩個人,他也可以清楚的看到房子內的東西正一個一個慢慢被摧毀。 啊!!那個新買進來的沙發!咦!!那個古董花瓶!唔!!那個別家族送來的粉色玫瑰花! 不對吧?這兩個傢伙在幹麻?突然很有默氣的停下來,大肆毀壞別的家族送來的禮物! 「骸、雲雀學長,你們在幹什麻?」阿綱上前阻止兩個人的暴行。 其中一個鳳梨頭笑著回答他,「沒事的唷,綱吉。這些都是那些想覬覦你的家族送來的貢品,我們要處理一下。」他笑得很燦爛,但阿綱看得出他眼中帶有殺意。 見阻止那顆正在興頭上的熱帶水果根本沒有用,轉頭拉住雲雀的衣角,「雲雀學長,住手啊!」 「叫我的名字。」雲雀知道阿綱還是不習慣叫他的名字,因為國中時期那可怕的陰霾已根深蒂固在阿綱的心中,所以即使過了六、七年還是沒辦法改過來,對雲雀一直抱著恭敬的心。「那些傢伙我會負責咬殺的。」 「咦?快住手,不然房子又會被破壞掉的!」彭哥列十代首領的守護者擁有多麼大的力量,大家都知道的,沒道理他們的首領不了解。而且長久以來的證據顯示,照這個狀況下去,剛剛完工的建築師馬上又得請回來了。 「里包恩,快來幫忙啊!」拉住骸和雲雀的衣服,轉頭向家庭教師求救。 而那位家庭教師正咕嚕咕嚕的喝著咖啡,很有興致的看著這個景象。 砰砰砰- 窗外傳來爆炸聲,阿綱嚇得連忙跑到窗邊,看看底下的在搞什麼鬼。 「十代首領,請放心,我會馬上處理掉這些東西的!」底下的獄寺正一臉笑嘻嘻的向上看,揮手著。 「什麼啊?處理什麼?」 「阿綱,有部份送來的東西已經遭我們撤回了!這些是有人想用強硬的手段放進來的,我們會用最快的速度清理乾淨的。」山本拉開西裝領帶,抽出時雨金時,將那些從空中射來的物體迅速砍斷,尤其是帶有“愛意“的東西會徹底粉碎。 阿綱不敢相信的看著兩個人的動作,現在是家族對抗嗎?就算是送個禮物也要這樣大費周張的“投擲”過來嗎? 屋內的視訊系統突然啟動,從天花板降下了一個大大的銀幕,看那畫面…如果沒猜錯,應該是彭哥列基地的大門口吧? 「啊哈哈哈~藍波大人也很努力的工作喔!」聽見熟悉的孩童聲,果真畫面上出現戴著牛角的小孩。 「藍波?你在幹什麼?」 門口那邊貌似發生了什麼戰爭,煙霧彌漫,旁邊還有吵雜的人聲。 「看我今天的極限!」阿綱從銀幕中看到一台戰車,在大喊著極限的了平右拳一出,被擊中後便爆炸了,炸得什麼也不剩。 「里包恩!!現在是什麼形情?」以阿綱多年的經驗,這種情形一定和他有關係,所以要找出原因所在就得找里包恩。 「大家只是想要保護首領而已。」家庭教師嫩嫩的說。 「那也要先讓我知道是什麼事情,需要保護我啊!」 「跟我沒有關係喔!」 「那…是突然有別的家族來襲嗎?可是我剛剛聽見他們說有什麼禮物的…」阿綱想想覺得更奇怪,於是就轉頭問那兩個在他房間的守護者。 「骸…雲雀學長…?」人上哪去了!?剛剛不是還在這裡破壞嗎? 注意到辦公室內能破壞的東西幾乎都破壞了,只剩那台視訊銀幕還完好的繼續放映彭哥列門口的戰況。 「他們處理好辦公室的東西了,所以再去破壞其它東西。」家庭教師還是一派輕鬆的看著阿綱。 「里包恩,你一定知道是什麼原因吧?快說啊!」決定直接逼問里包恩比較快,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就是了。 「就說了和我沒關係。你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今天?」今天?有什麼重要的日子嗎?黑手黨戰爭的日子嗎? 「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日子?」里包恩不屑的說。 「你怎麼會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阿綱不忘本,大聲吐嘈。 「別賣我關子了,快點說!不然這個地方又會被夷為平地了!!」 「里包恩~~~~~」 * 於是,彭哥列的晚餐時間。 長長的方形桌,上面蓋著白色的桌巾,鑲有點點花瓣的圖樣。再上面放得是一盤又一盤的餐點,臺面上飛舞著一支又一支的叉子、一支又一支的刀子,除了餐具碰撞到盤子的聲響,其餘沒有半點聲音,很安靜,很安靜。 眾守護者外加家庭教師都知道,他們彭哥列十代首領在生氣! 而且很生氣很生氣。 氣氛真的沉到極點,每吃進一口,就抬眸瞄首領一眼,就怕他有了什麼動作,而自己卻沒察覺到。 阿綱喝下了最後一口湯,拿起餐巾紙,輕輕擦拭著自己的唇角,閉著眼,不願張開眼看到那些傢伙。 他頭一次覺得,這個首領的位子真的當的很失敗!他也不是要求大家都要像尊敬古代帝王那樣對待自己,只是希望他問一件事情能夠有人完整的回答他,不要像今天這樣子搞得這麼大,結果自己到現在還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他就是不問了!他要等哪個傢伙親自來報告給他聽! 忽然,阿綱睜開眼,尋視著每一個人的臉,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還故作鎮定,從容的啃自己的飯食。 目光在這個餐廳繞了一圈,無奈的嘆口氣,「骸,我想在黑曜那件事時,你就知道幻覺對我來說沒有用。」 在白天這樣的暴動後,房子果真如首領所料,殘破不堪,雖然獄寺馬上聯絡人來處理,但還是得從明天開工。為了怕影響到十代首領吃飯的心情,所以就叫六道骸使用幻覺,為整個彭哥列基地蓋去被破壞的地方。 首領開口的第一句話,是對骸說,其它人恨恨咬牙,死瞪著那顆笑得很開懷的鳳梨。 「呵呵,綱吉是說我和你第一次邂逅的時候嗎?」骸坐在離阿綱最近的位置,即使是坐在他對面的雲雀也離阿綱隔了里包恩一個人。 骸順勢摸上阿綱放在桌上的手,柔柔的撫摸著。 迅速抽離,「少跟我耍嘴皮子,今天我真的是很生氣。」 被拒絕的六道鳳梨再度想黏上去,瞬間,燈光照到拐子所反射出來那閃亮的光芒,確實刺進骸的眼裡。 「呵呵,恭彌,我可沒忘記那也是我們第一次親熱的打照面呢!」這句話帶有濃濃的挑釁意味,還故意瞥了他一眼,輕笑著。 阿綱在心裡大罵,這個該死的傢伙,竟然提到這件事,你不知道那是雲雀學長最在意的事情嗎?分明又想挑起戰火是吧?雖然先說到黑曜事件的是我,但也不需要提到你們兩個人的部份吧? 果然,雲雀手上的拐子正準備甩了過來,阿綱趕緊換上手套,眼一閉,在額前燃起熊能絢麗的火焰。 在開戰前就先行阻止,這是阿綱徹底明瞭的解決之道。 「給我住手。」小言狀態的阿綱擁有不明的壓迫感,以及不容許反抗的威嚴。 放下武器,骸和雲雀兩人乖乖坐下,沒答腔。 「我吃飽了。」阿綱甩了下頭,在額上正燒得燦爛的火焰熄滅,轉身離開座位。 「...阿綱...好恐怖喔...」年幼的藍波也知道這個氣氛很不好,喃喃出聲。 「啊哈哈哈哈,這下糟糕了,阿綱真的生氣了呢。」 山本式的幽默,惹得一旁的嵐之守護者開口大罵。「笨蛋,這下我們為十代首領計劃的生日蛋糕怎麼辦?」 「能怎麼辦?還是要送給他啊!」山本還是呵呵大笑。 「放心吧,我想澤田不會不收下的啦!」了平繼續吃著他的飯,還是一付熱血沸騰的樣子。 所有人相視一眼,繼續將自己盤內的食物吃完,這是家族的規定之一。 * 回到自己臥房的阿綱,將自己甩到床上後,右手背摀著眼,想要休息一下,可腦中依然繞著剛才吃飯的情形,以及白天發生的事。 關鍵還是───今天是什麼日子。 會讓這麼多的黑手黨在今天對彭哥列發動攻擊? 自己左想右想,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現在也不好意思低下頭問他們。 啊~~真煩!不想了! 放鬆身心,阿綱感覺自己正漸漸入睡,周圍的狀況也越來越不清楚。 好癢! 他抓了抓手臂,將毛毛的東西推開。 !?怎麼毛毛的東西又黏上來? 他再推開。 呀!毛毛的,毛毛的... 他睜開眼,看到一顆笑咪咪的鳳梨正盯著他看。 「骸!你...」算了,他老早就習慣這顆水果每次都會夜闖他的房間。 「綱吉,你很生氣嗎?」 「說廢話啊?所以你馬上給我滾出去!」下了逐客令,但遇到皮超厚的鳳梨根本沒有用嘛。 「啊,別這麼快趕我走嘛,我是來告訴你今天是什麼情形啊~」骸坐起身子,趁阿綱集中力都在“今天的情形”時,環抱住他。 「什麼情形?」終於有人要來跟他自首了嘛~就知道有時候還是要有點威赫嘛! 「就是啊~」 拐子突然衝破房門,飛過阿綱和骸的眼前,穩穩的插在牆壁上。 「六道骸...」雲雀踢開房門,立刻上前將兩個人分開。 「雲雀學長!?」算了,他老早就知道骸夜闖時,雲雀學長就會突然出現拉開兩人。 「六道骸你這個傢伙!不是說好要一起告訴十代首領了嗎?」算了,他依然老早就知道獄寺會接著衝進來亂丟炸彈。 「呀~已經這麼熱鬧了啊?」算了,他還是老早就知道在獄寺之後進來作亂的是山本。 「啊哈哈哈,藍波大人也來了!」算了,他仍舊老早知道藍波會跟進來湊熱鬧。「唷~大家都在一起啊,那就來挑戰極限吧!」算了,京子大哥也是預料範圍內。 「住手!這樣十代首領的蛋糕會爛掉!」、「啊哈~有藍波大人最愛的蛋糕!」 蛋糕? 阿綱定眼一看,果真獄寺進來時,推了台茶几,上面放著一個............ 一個............ 一個別出心裁的蛋糕.........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最特別的蛋糕。 精緻的蛋糕總共有三層,看看那面積,真是夠大的!旁邊的紋路做得很鮮明,看起來就非常可口。但是,只要再將視線上移至頂層...可以不要吃嗎? 如果阿綱沒猜錯,那蛋糕最後的裝飾肯定是他的守護者們做的!因為他可以清楚的看到每個人留下來的標誌都和他們自己本身有關係。 獄寺的炸彈、山本的球棒、藍波的糖果、了平的拳擊手套、雲雀的拐子、骸的鳳梨...等等。 當然,這些”標誌”是可以食用的。 「那個...那個...十代首領!這個蛋糕是大家做給你的!」獄寺紅著臉、低下頭將蛋糕端到阿綱眼前。 這時,阿綱才想到,抬頭看看掛在牆上的月曆。 「我的生日?」再看看四周的守護者,每個都熱情的點點頭,只有雲雀是直直看著他,但阿綱知道那是肯定的意思。 原來是自己忙得都忘了啊! 「可是,如果今天是我的生日,昨天應該會先辦里包恩的生日派對吧?」 「如果辦里包恩先生的生日派對,這樣其它家族的人就會想起今天是十代首領的生日。」獄寺說到“其它家族”時,還加重音節,表示反感。 「所以你們今天白天的暴動是...」阿綱很不願意這樣想,現在也很不想知道他們是為了什麼暴動! 「就是把他們想送給阿綱的禮拜通通清除掉啊!」原來一切的一切都還是因為自己啊!!!還讓年幼的藍波一派天真說出這種話,你們這些傢伙心機真重啊! 「蠢阿綱,這可是我心胸開擴的讓你辦生日派對,所以之後你可要好好的工作啊!」里包恩不曉得何時已經坐在阿綱身旁,喝著他必喝的ESPRESSO咖啡。 「里包恩~~」阿綱眼中閃著淚光。「來吃蛋糕吧,各位!」 「唷!」大伙兒蜂擁而上。 「啊,阿綱。這是我送你的禮物!不對...應該說所有人送你的。」里包恩拿出一個牛皮紙袋遞給阿綱,嘴角揚起不明的笑容。 「?」 這是!?各個家族、政府、以及附近居民要求的賠償? 加起來好幾個零啊!! 搞什麼鬼啊?他們破壞東西最後賠償的部份竟然是丟給我?這是什麼鳥生日? 我可以不要收這個生日禮物嗎~~~~~~~~~~~? 這是某一年,阿綱在義大利過的生日。 ~~~~~~~~~~~~~~~~~~~~~~~~~~~~~~~~~~~~~~ 小記:   呀~寫完了寫完了。這個故事的結尾是拖最久的囧。   因為我想不出來啊!怎麼樣才可以有彭哥列式的結尾!(天音:那是什麼結尾?)   感謝大家~~!!(鞠躬)   雖然標題打著ALL綱,結果骸佔盡好處?   沒有啦~~這是ALL綱!(拍桌)   因為“綱受”大家都知道美味,所以現在我大推“骸雲”!   骸雲綱王道!!!>///<(天音:果然有私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