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空間的迴廊

關於部落格
不需要太多顏色,黑跟白可以構成其它的調劑。
這裡將重新恢復成又宅又腐的世界,請不適者點右上角叉叉離開吧!!
  • 140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學園遊戲 <02>

花花先開口,「那個叫什麼……」 「笑顏鬼!」、「棗葉都(請唸ㄉㄨ)!」彌嘉和米晶一起說。 「嗯,那個棗葉都是何方神聖啊?這麼讓妳討厭?」 彌嘉稍停頓了一會,沒有答腔,隨後又緩緩開口,「也不是說討厭啦…就是不擅於應付他、很受不了的那一種。」 在彌嘉過於誇張的形容那個天殺的笑顏鬼之下,對他給的都是負面評價,以致於其它人即使沒看過他,也在心底扣了他十幾二十分。 「那…那個棗葉都到底長得怎樣嘛~?」如果長得好看就可以稍微原諒一下。 「真是好神呢…有沒有這麼巧啊?」彌嘉的神情出現些微的恐懼,夾雜著不爽、害怕、麻煩等,讓人真的看不出來她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心情。 「?」 其它人跟著她的視線看去,一高佻的男子正準備坐下,身旁圍著一群人,有男人有女人,聊得似乎很開心。 男子用著非常有磁性的聲音向一旁的同學點餐,再用點眼神攻勢讓對方毫無招架之力,見對方綻出「可以為了愛而上刀山下油鍋」的堅定光芒,飛也似的奔向櫃臺點餐。 「棗葉都!?」彌嘉周圍的人用著高頻率的聲調問。 「嗯嗯……」無奈的點點頭,想找個機會先閃人。 「他就是棗葉都?」隱約可以看到邱比特對阿淘射了一箭,再從她頭頂萌芽出愛的幼苗。 「好帥喔!!!」阿淘尖叫。 「長得還真的不錯看耶!」花花點了點頭。 「很高耶!」米晶笑著說。 「瞧彌嘉把他說得很差勁,沒有那麼差吧?」靜費也投了棗葉都一票。 「我覺得他超耐看的!越看越帥!」加妙的高分貝引來了全體的注意,餐廳頓時鴉雀無聲。 真的很尷尬的場面,沒有人再發出聲音,所有人緊盯著這一桌看,特別是棗葉都,笑得很燦爛。 「對…對不起…打擾各位用餐了…」垂下頭,嚷道,「真想找洞鑽進去啊~~~」 「徐加妙!!妳為什麼要讓他看向這裡?」彌嘉把加妙拖進桌底下,對他做小聲的抗議! 「啊…我怎麼知道…有很大聲嗎?」 「超大聲的!!呀…被他看到了!」彌嘉拍了下自己的額頭,感覺很傷腦筋。 對!那個男子就是棗葉都! 在彌嘉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也是在心中說出了「好帥啊」這三個字。柔順的短髮,比女人還要細緻的髮質,身高也是模特兒級的水準! 溫暖的手主動拉起彌嘉的手,很有禮貌的打招呼-Handshake。 因為這是她和棗葉都第一次聯手合作的任務,同時也是彌嘉第一次出任務。 原本這應該是很美好的第一次見面,況且也讓彌嘉對他有很高的評價,實在很難想像後來為什麼她會這麼排斥他。 「彌嘉~」對,就是這個魅惑大眾的魔音(?),正從不遠處傳來。 「咿───」像是被針紮到般彈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過自己的東西,準備閃人。 「別急啊…」第二波魔音,讓女性同胞們大聲尖叫。 有如美式足球的擒抱將人給攬回來,只是動作輕了許多,但還是讓彌嘉不免發出吃痛聲。 「說過了,叫妳不准看到我就掉頭要跑。」他笑著說,但背後卻散出一股股的魔王之氣。 「誰、誰管你啊!」沒錯,這傢伙有開始語無倫次的狀況。 「嗯?呵呵呵,上次妳打輸我的約定呢?」 沒錯,一直以來,兩人見面,通常都會大打出手,因為彌嘉對他有種又恨又怕的感覺,為了奠定自己的自信心,有時候都會不曉得發了什麼神經和他打了起來,但往往在一開始看到他,就想要逃跑。後來的發展通常都是她不成功變成仁的決心所致。 「說說看,你到底為什麼這麼怕我?」 「誰、誰怕你啊?我只是不想看到你罷了!」奮力掙脫,但似乎徒勞無功。 「喔~那為什麼不想看到我?」掐住腹部的手更加用力,逼得彌嘉哀叫出聲。 眼看情形有些怪異、不太妙的樣子,米晶上前一把拉開兩人,帶著狠勁十足的眼神盯著棗葉都。 「我想剛才她的表情已經顯示出不舒服了吧?身為學長的人,不應該這麼欺負學妹不是嗎?」很低沉的嗓音說道。 「呀~不只彌嘉,連她的朋友也是恰北北的樣子呢!」 「啊?」 在場人都掏光耳洞,確定自己有沒有聽錯!如此溫柔紳士的男人棗葉都竟然會從他口中聽到這種形容詞。 「不好意思,這因為是她和我的約定,所以妳也沒有權過問。」棗葉都只是笑著,但渾身都是邪惡的魔氣。 米晶有些退縮了,畢竟對方高了她一個頭之多,況且那種莫明的暴戾之氣很嚇人,有點感受到為什麼彌嘉看到他就逃跑。 「呵呵,可否請妳讓開呢,這個比彌嘉漂亮的學妹?」他的話語又讓其它人震憾到,不敢相信的看著他,這真的是棗葉都嗎? 見米晶沒有移動,棗葉都自行繞過她,走向彌嘉。 說時遲那時快,彌嘉瞬間站起身子,抓起那把她專用的刀子,就朝他砍去。 除了驚呼聲,還有就是棗葉都的右手一揮後,就變化成爪子,輕輕鬆鬆擋下刀子的喀鏘聲。 「你…你這個王八蛋!!可惡的笑顏鬼!你從剛剛就在那邊說什麼啊?還恐嚇我的同學!你還是男人嗎你?」更加使勁的想將棗葉都的手撞開。 「唷…對嘛對嘛~這才是我認識的彌嘉嘛!這樣比較有活力,比較好玩!妳說是不是呢,暴力女?」 「!!去…去你的!」 用刀子揮開對方的手,就往棗葉都的腦袋砍去。他一個側身,只有些許的頭髮被砍斷,不過不傷他的心情,反而更加高興的和她幹起架來了。 「我大概知道為什麼他們不合了。」花花傻眼的看著正在破壞餐廳的兩人。 「嗯…暴力女應該是加妙吧…」阿淘用手指了指加妙。 「說什麼啊淘玫杏!」不愧是名副其實的暴力女,一個巴掌將阿淘打紅了整隻手臂。 「哇啊~」阿淘發出哀嚎。 正在對戰中的兩人打得昏天黑地,喀鏘、碰啪的聲響不絕於耳,跟得上速度的人才能清楚看到他們是什麼情況。 「哈哈哈,妳又進步了呢!」棗葉都一派輕鬆的笑著,原本只現出右手的爪子,而後連左手也出現,表示彌嘉的實力也不容小覷。 「閉嘴!」根本不想和他廢話,以往的例子都是那傢伙會找話題和她聊,在分心的情況下,通常都是彌嘉戰敗。 「呵呵呵,真的是很有趣耶~」 「喂,不用去阻止嗎?」大婷從旁邊跑來問。 側頭看看,放眼望去有一部分人是自己班的人,很多人都看得很興奮。 「恩…我想是不用去管他們啦,照彌嘉剛剛的說法,他們兩打過很多次架的樣子。」花花一手撫住另一隻手肘,很有興致的看著戰況。 「可話不能這麼說吧…她最近不是被學院長盯著嗎?這樣下去…」加妙說道。 「好吧,真是的,這個傢伙!真愛給人家添麻煩…」靜費一副很受不了的樣子。 「這句話等她回來後妳再對她說看看…」 彌嘉閃過攻擊,將刀子滑過眼前,換至右手拿著,從側旁準備一刀而下,狠狠的砍向棗葉都的腰部。 「!!」 黑色上鑲著金色裝飾的棍子擋住,傳來叮鈴的鈴當聲響,抬眸,是米晶。 「米晶!妳幹什麼?」 「好了好了,再打下去妳大概一輩子都甭請假休息了!」 使個眼色,米晶對彌嘉使出「一指攻」,讓她全身一顫,加妙順勢搶過她的刀子,收進刀鞘裡,花花、阿淘從背後和兩邊架住她,往餐廳口移動,靜費站在棗葉都面前,「唷」了一聲,揮手表示再見,跟著其它人跑遠了。 「呵呵呵…真的很好玩呢!」他手上的爪子瞬間變回普通的手,一手遮在嘴巴前,笑得很美麗。 是的,不分男女,部分人類生物噴血倒地。 * 在走廊的一方───── 「放開我、放開我…妳們…」彌嘉奮力想甩開她們,可徒勞無功,畢竟是五個人在架、壓著她。 「……」確認遠離暴風圈,所有人很不客氣的放手,讓彌嘉直接摔在地上吃痛著。 「要放手不會說一聲啊?」揉揉發麻的屁股,瞪著她們。 「妳還說呢!別給我們添這種麻煩事!」米晶再使用一次「一指攻」,彌嘉尖叫了一聲。 「就是說嘛!」靜費附喝。 「夠了,同學,別放馬後炮!」花花吐嘈著。 「哼…那個王八蛋,下次我一定宰了他!」彌嘉站起身子,接過加妙手上的刀,緩緩移動。 「妳跟他到底有什麼關係?」加妙問。 「爛關係。」 「吼~回答的詳細一點啦!」 「= =我也不知道!反正他就是愛盯我!故意找我的碴,故意逗我,讓我抓狂,這樣他就很快樂。」彌嘉說著越來越生氣。 「看得出來,他整個過程都笑瞇瞇的。」米晶說。 「耶!?該不會…那傢伙…對妳…」花花驚訝。 彌嘉制止了花花說出那關鍵字,自己還打了個冷顫,「呸呸呸!亂說什麼!?開什麼玩笑?那傢伙之前還對我說“哈哈哈,妳這個胖子,不要喜歡上我喔!”,聽了我就有氣!!!」 「哈哈哈哈哈!他好直接喔!」所有人笑翻,彌嘉無法否認自己是胖了些(天音:妳確定只是“了些”?)。 「反正那個傢伙就是這麼欠揍,剛剛妳們也見過他有多惡劣!所以千萬別崇拜他,根本不了解為什麼大家這麼喜歡他!」彌嘉不屑說道。 「帥啊!」除了彌嘉外所有人一起答道。 「…………妳們還是朋友嗎?」彌嘉的吼叫聲傳遍了整個走廊。 「好了好了…」其它人搔搔耳朵,往教室走去。 「該上下午的課了。」 「別再睡覺了,彌嘉。」 ~~~~~~~~~~~~~~~~~~~~~~~~~~~~~~~~~~~~~~~~~~~~~~~~~~~~~~~~~~~ 小記:   別打我別打我!不要問我這是不是愛情,我不知道!!!   一切還在未知數中!看這個情形應該是不會啦...= =(茶)      好吧,開始有爛的感覺了- -   請嚴格指教。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