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空間的迴廊

關於部落格
不需要太多顏色,黑跟白可以構成其它的調劑。
這裡將重新恢復成又宅又腐的世界,請不適者點右上角叉叉離開吧!!
  • 140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學園遊戲 <01>

「所以說,各位同學,這個A事件所代表的是一個空集合,那麼……」數學老師用著他一貫的慢步調風格,將明明很複雜的數學邏輯觀念用很普通的方式給解出來。 一般人對數學的直覺都是「很複雜」、「需要想很久」、「一題都得耗上很多時間」,可這位數學老師卻將數學很明顯的簡單化,上課的步調也很輕鬆緩慢,以為在考試前會上不完,可是每次都能在前一個禮拜就上完了。 「啊~我聽不太懂啦…」加妙有點煩躁的看著桌上的數學課本,轉頭想和隔壁的同學聊聊,那位同學正在位子上偷偷打盹。 「彌嘉!」 「嗯?」抬起沉重不堪的腦袋,努力睜開雙眼,對,是死魚眼。 「我覺得妳今天好像很累,為什麼今天不請假?」 「沒辦法啊…學院長說,我因為請太多假了,所以再請就完蛋。」彌嘉打了個長長的呵欠,揉了揉一直要閉上的雙眼。 「妳是因為任務才請假吧?這樣也不行嗎?」加妙驚訝嚷道,說著怎麼有這麼不公平的學校。 「理當是可以的,只是我上次出任務時,對於那些做法很不爽,就把它給毀了,所以這是學院長的處罰。」 「妙妙!聽得懂嗎?」講台上的數學老師親切問道。 「懂…懂!」因為想聽聽理由,所以即使不懂,在這一刻也會笑的燦爛對老師說我懂的。 待老師把目標轉移後,兩人又繼續聊了起來。 * 下課鐘響,彌嘉站起身,想去洗把臉,好讓自己清醒清醒。 唰-水從水龍頭口傾洩而下,一半的水被接起潑灑在她的臉上,剩下的水流到排水孔後,匯集成一個小型漩渦。 「呼~」 從後方向前一個推力,讓昏昏慾睡、重心全在頭部的彌嘉往前傾,整個臉就直直撞上洗手臺的鏡子。 「唔…」對,緊閉著嘴所發出的呻吟。 「啊!靜費,妳死定了,妳捋虎鬚耶!」另一道聲音傳來,其實彌嘉老早知道有人靠近她,只是礙於她睏的要命,實在懶得理會那個人。 「妳有沒有怎樣?」瞧她慌張的樣子,大概在她的腦海中已經重覆好幾次她等一下會是什麼死法。 「很感謝妳的,我現在的精神好很多了ˇˇˇ」轉過身子,彌嘉綻出非常燦爛的笑容,這時只能將之解讀為「那是為了哀悼犧牲者的笑顏」。額上還流有被指甲刮出的血痕。 「……嘿嘿嘿…」兇手倒抽一口氣,迅速後退至牆壁,苦笑著。 一把捏住她的頭,雖然帶笑,但額上充斥著無數的青筋。 對,因為太過暴力血腥,這個畫面我們跳過。(毆) 「所以,妳到底是為什麼把任務給毀了?那是什麼任務?」 場景移至餐廳,除了靜費和花花外,又多出了幾個人也坐在一起聊天、吃飯。 「我記得,她要出任務前有跟我說她要去做保鏢。」阿淘說道。 「對啊,沒什麼啦,很簡單的任務。」吸了口麵條,做出想擦擦嘴的動作,想拜託對面的米晶幫她拿一下。 米晶遞了張面紙給她,彌嘉點了點頭,以表示感謝。米晶接著問,「是上次新聞報的那位芬威斯的王子嗎?」 「對啊!他的皮膚好白!超有錢!人也很幽默!」彌嘉眼中綻出閃耀光芒。 「這些都符合妳的條件嘛~吃掉人家?」花花問。 「不不不,還差了一些!條件是很符合,但是就是不來電。」小啜幾口飲料,後傾靠在椅子上。 「這樣聽起來不錯啊!難道說那個王子體內藏有一隻狂野的狼?」臉上貼有OK繃的靜費拍桌子驚訝的問。 其它人聽到後全轉向彌嘉,驚恐的看看她有沒有出現被欺負的神情。 「沒有。他是個紳士。」斬釘截鐵的答道。 很不屑的坐回原本舒服的坐姿,雖然不希望這種事發生,但又期待發生的感覺。 「那到底是怎樣?怎麼會毀了任務?」加妙咬了口巧克力麵包,繼續追問。 「因為和那個天殺的笑顏鬼一起出任務,所以對此很不滿。原本是要讓那個王子安全的護送至他們國定,但在中途我和那個笑顏鬼大打出手,把飛機給炸了,所以整個行程都耽誤了。 「這只是開頭,後來我們打到一半,連勸架的翻譯官也被我們狠狠K中,後來整個路程沒辦法和王子有所溝通,所以諸事不便!但還是安全的護送到他的國家了!」 “靠!原來一切都是她自己惹出來的!!”所有人轉頭面露猙獰。 「雖然挺不爽笑顏鬼的,但因為那一架讓整個行程更有看頭了呢!真是好玩!」滿不在乎的呵呵笑道。 「去你的好玩!!!!!」 彌嘉的朋友們在心中說著,「幹麻操心這個王八混小子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