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空間的迴廊

關於部落格
不需要太多顏色,黑跟白可以構成其它的調劑。
這裡將重新恢復成又宅又腐的世界,請不適者點右上角叉叉離開吧!!
  • 140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相似的雲霧<骸雲>

人人見到他總是會識相的退開,表現的完全不像成群結對的樣子,只因為那位風紀委員長曾說過「成群結隊,咬殺!」 「恭彌…」輕笑聲從左耳處傳來,委員長想都沒有想的就亮出拐子,從聲源揮去。 鏘──兩金屬物互相撞擊所發出的聲響。 「六道骸。」 「恭彌,你總是如此熱情的回應我,害人家好高興喔~」骸收起他的棍子,一臉春風滿面的樣子。 一直以來,每次看到雲雀恭彌,六道骸的臉上都是笑容。 第一次見面時,是帶著輕藐的意味,每見一次面,骸的笑容就更加溫柔。 可在雲雀眼裡並非如此。 雲的高傲自尊心不容許自己輸給他,更何況每次找到骸後,那個傢伙一直都是笑得很高興!根本不知道在笑什麼,看得也只會讓自己更生氣! 沒錯!刺眼至極!! 再賞他一記拐子,卻被從容閃過。 「恭彌…」 「閉嘴,不要那麼親密的叫我的名字。」瞪。 「啊~可是跳馬那個傢伙為什麼可以這麼叫你?」骸看似像在演戲的扁扁嘴,但實際上他剛才的確有小小的失落。 「那跟他沒關係!六道骸,今天我要徹底咬殺你!」雲雀已經做好準備,隨時都可以攻擊。 「呵呵呵……」 骸用那顆鳳梨頭(?)想著,果然雲雀恭彌並不像澤田綱吉那般容易就拐騙帶上床。不過,越是難得到的東西,吃起來就更加甜美。 因為他是彭哥列十代首領孤傲的雲之守護者,如同雲一般那樣隨侍在大空身旁,但從來不喜歡和別人有所牽連,只想不受拘束的在天空飄移。 「吶,恭彌,你不覺得我們倆很相似嗎?」 「?」 骸的表情不像剛才那樣調皮,而是溫柔的笑著。 「雲和霧,是很相近的東西。人們在山下高眺山腰,猜測著那或許就是雲吧?等自己人處在山間時,環顧四周,卻一口咬定那是霧!其實他們根本是同一個吧?」 骸突然的論點讓雲雀冷靜下來,放下拐子,頭撇過一邊,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而那顆熱帶水果正悄稍靠近。 「我是不可能和別人相同的,我最討厭成群結隊!」再度擺開衣服,閃亮的銀製拐子顯露出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向骸。 骸並不驚訝,因為這就是他所愛的那驕傲孤獨的雲啊! 張開雙手,將快速衝向自己的雲雀抱個滿懷,而對方好似早就沒有打算要攻擊他了。 勾起雲雀的下顎,送上溫柔的長吻,靈巧的舌滑進對方的唇舌間,俐落的帶動對方起舞,伴隨著吸吮聲在兩人接合處發出。 過程中,雲雀的眼中並沒有很大的波動,很冷靜… 或許他本來就是個冷漠的人,所以骸原本計劃的攻勢就此失敗。 骸想著,要再加把勁才能讓雲雀表現出那完美的姿態!! 一把推開他,「別以為我有這麼好騙。」 「呵呵呵呵呵……」 「我知道你來這不只是找我而已,快滾吧…去找你那隻草食性的兔子…」轉身正準備走人的雲雀,被骸用力一扯,瞬間上衣的領口被扒開。 骸在那誘人的白皙鎖骨上一吮,嫣紅的小花朵綻放開來。 「啊…」這次雲雀真的有所反應了,他不小心驚呼出聲。 「呵呵呵呵呵…原來恭彌的在這裡啊?」骸笑得邪魅,讓人有種不好的感覺。 迅速再往雲雀的臉上一吻,便開開心心的消失了。 空氣中還有骸的味道…和那漸漸沒有聲音的笑聲… 拉緊衣領,銳利的鳳眼有一絲的錯愕。 「可惡…」笑。 * 「喂,你有沒有注意到雲雀學長的鎖骨那邊有草莓?」A君是這麼說的。 「開什麼玩笑,我連看都不敢看了!」B君驚訝。 「對了,澤田那傢伙雖然藏的緊,但上次體育課換衣服時,不小心被我看到他的鎖骨上也有紅點……」C君參一腳。 「有關聯嗎?」 「不知道,我只是剛好想到說說罷了。」 這些喜歡聊著八卦的人,萬萬沒有想到種草莓的兇手是同一個人吧?(笑) 小記:   我到底想要寫什麼~~~~~?(抱頭) 嗚!!是骸雲!是骸雲!(指)   這兩隻的關係讓我品嚐的很有味道。(毆)   可寫他們兩個的人比起山獄、骸綱、雲綱少很多。= =a   骸雲真的讓我很萌啦!>///<   雲雀也是很適合當女王的人啊!   恭彌女王!!!^^      關於骸這個傢伙到底計劃什麼…咳!   乖孩子還是早點去睡吧!(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